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恶魔就在身边 > 02329 损人不利己
    陈曌给小葛琳来了个小高抛。

    小葛琳笑的那叫一个欢。

    咯咯的笑个不停。

    这两日因为见不到陈曌而耍的小脾气眨眼就不见了。

    在逗了一阵小葛琳后,陈曌这才坐到拜弗拉的身边。

    “这两日辛苦你了。”

    “除了哭闹的时候,平常小葛琳还是很讨人喜欢的。”拜弗拉淡然说道。

    “拜弗拉叔叔,小葛琳这两天有不乖的时候吗?”小葛琳在陈曌的怀里,小短手却拉着拜弗拉的胳膊,一对大眼睛注视着拜弗拉。

    到了拜弗拉这种地位的人,基本上软硬都不吃,唯独吃小葛琳这套。

    “小葛琳一直都很乖。”拜弗拉笑着说道。

    “这两日你去哪里了?”

    “不是两日,准确的说是我离开了二十四个小时。”

    “好吧,过去的二十四小时,你去了哪里。”

    陈曌拿出一根鲜红的羽毛,拜弗拉接过这根羽毛。

    这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气息,可是这一丝淡淡的气息却让人感到心悸。

    就好像是某种致命的毒药,即便分量再少,依然会让人生畏。

    “这是什么?好可怕的气息。”

    “我说去维护世界和平了,你信吗?”

    “如果你是去消灭这种东西,我相信。”

    拜弗拉很认真的说道,他听到陈曌的话,也没多想。

    只是以为是某个地方出现了这种恐怖的怪物,陈曌前去消灭。

    单单从这根羽毛上散发的气息来看,如果这种怪物真的出世,绝对是滔天巨祸。

    “还有吗?”拜弗拉问道“以你的习惯,如果这只怪物被你消灭了,你应该会将它的尸体收集起来吧。”

    “你要吗?”

    “我要。”拜弗拉点点头道。

    “做什么?”

    “这上面有一种很特别的力量,我体内的魔力正在被这股力量吸引,我想研究出这种特别的力量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

    陈曌又拿出两根红鹰的羽毛“先拿去,回头我把尸体上的羽毛都拔下来。”

    “作为回报,如果我研究出什么成果,我会与你分享。”

    就在这时候,下面的战斗已经结束。

    又换上了一批参与者,对面依然是三个傀儡躯壳。

    “盖亚阿姨……盖亚阿姨……”小葛琳立刻激动的叫起来。

    商场的几支队伍里,正好就有超自然协会队伍。

    拜弗拉看了眼陈曌“你的队伍看起来有麻烦了。”

    “怎么,我的队伍实力不弱,而且看起来其他几支队伍的实力也不差吧,为什么有麻烦了?”陈曌问道。

    “那几支队伍之中,有一支队伍全员都是臭名昭著的摄魂者。”

    “什么玩意?摄魂者是什么东西?”

    摄魂是灵魂系的魔法。

    专门攻击灵魂的魔法。

    “这又怎么样?难道他们会攻击战友吗?”陈曌问道。

    “他们是不会主动攻击战友,可是他们习惯性的将身边所有活人都当做他们的武器,只要是站在他们面前的,不管是敌人还是战友的灵魂,都会被他们当做武器攻击敌人,而他们对面站着的是张天师、血玛丽以及温德,不管哪一个都不是他们能够摄取的灵魂,所以他们肯定会对身边人的灵魂下手。”

    陈曌皱了皱眉头,不过随即又释然。

    “如果我的人在这里倒下,那也只能说明他们学艺不精,怪不了旁人。”

    他们的生命安全,陈曌倒是不担心。

    对面那三个里,两个可都是他的朋友。

    就算陈曌什么都不做,对面那两个也不会袖手旁观。

    当然了,说是朋友也不准确,应该说是道友。

    彼此论道交流,心意互通。

    很快,战斗就开始了。

    五支队伍五十个人,开始对对面三个傀儡躯壳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可是三个傀儡躯壳都轻松化解。

    虽然张天一、二十三代血玛丽以及温德的魔力都被压制到与对面同等级。

    可是境界摆在那里,他们的魔法知识储备也不是对面能够比拟的。

    甚至是战斗经验,都比对面要多很多。

    所以这依然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

    数量在他们这里仅仅只是勉强维持着不败的局面,而不是他们通向胜利的筹码。

    很快,对面的五十个人就被三人切割了阵线。

    陈曌摇了摇头,果然是有明显的差距。

    控制着傀儡躯壳的张天一、血玛丽以及温德对魔法的掌控太准确了。

    逼得对面不得不拿出各自的底牌。

    “感觉像是三个拳击手在殴打五十个小孩子一样。”陈曌摇了摇头。

    “的确如此,感觉即便是同一个魔力等级,可是境界却差了太多。”

    随后,那十个摄魂者就对同一个阵线的战友下手了。

    而第一个遭殃的居然就是超自然协会的莫依德。

    因为事先没有任何的防备,莫依德的灵魂直接被其中一个摄魂者抽出来,然后直接投向对面。

    陈曌皱了皱眉头,看到自己的手下被人背叛以及伤害。

    如果放在平常,陈曌真的会直接上去抽死对面。

    可是这是擂台,而且是公开性质的。

    并且对方的行为原则上来说也是被允许的。

    最多也就是道德层面的问题。

    所以陈曌也只是坐在位置上捏拳头。

    虽然他很想冲下去揍人。

    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算了,不看了。”陈曌最后还是抱起小葛琳,打算离开这里。

    “正好,我也不打算继续看下去,走吧。”拜弗拉也起身说道。

    “你不等你的队伍上台吗?”

    “他们已经上台过了,被淘汰了三个,七个晋级。”

    陈曌又看了眼斗兽场场地中央,估计超自然协会队伍也会淘汰好几个人。

    不过因为那队摄魂者偷袭同一个阵线的战友,并且利用他们的灵魂攻击,立刻引来其他队伍的疯狂报复。

    这也导致场面直接失控,其他几支队伍完全不管对面的三个傀儡躯壳。

    纷纷把目标转向摄魂者队伍。

    走到观众席边缘的陈曌又忍不住看了眼场地中的战斗。

    “一群损人不利己的混蛋。”陈曌又骂了一句。

    他们的魔法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反而让自己阵线混乱起来。

    而且他们的实力并不见得有多出众,直接就被其他队伍围殴,十个摄魂者全部被同阵线的战友给驱逐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