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开海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劳塔罗
    智利,老子城。

    平坦而空旷的武器广场中央高大的钟楼下停满了载着农作物的小驴车,远处倒放着西班牙殖民者佩德罗·德·瓦尔迪维亚的石雕像,两队头戴阵笠的日本足轻在小旗官的率领下往返巡逻,广场边缘的固定摊位上响起商人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

    一队明军从城南宽阔的街市上列队而来,队伍前后左右对称,最前四名是戴垂红缨马尾盔、雕绘犀牛的胸甲下着赤红军服的骑兵。

    中间两名骑兵各自斜持长柄眉尖刀,刀尖离地半尺;左右两名骑兵竖直持握的骑矛上挑着宽大的赤红朱雀旗,随骑兵马步缓缓颠簸起伏招展。

    四名骑兵之后间隔三步,是每排六人一共三排头戴红缨铁笠盔、雕绘海马的胸甲下着紫花布袄挺着长矛的步兵;步兵之后再是同样衣甲装束、同样列队三排肩扛鸟铳的射手。

    这是前阵。

    紫花布是松江府至南直隶的特产,名与颜色无关,用的棉花是紫木棉,故名紫花布,所以紫花布不但不是紫色的,袄子上也没有花,这种面料轻薄透气、亲肤性强,不必染色便天然显出淡赭色,褐红接近白的颜色。

    另一个世界后来的二百年里,紫花布远销世界,成为难得的奢侈品。

    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比较懂行儿,把它叫做‘松江布’,英国人则将它改叫南京布。

    在1819年,松江布出口量为三百三十万匹。

    法国文学家福楼拜笔下的小资女人包法利夫人,穿着南京布的裙子,让浮浪子弟莱昂见了心旌摇荡;大仲马笔下的基督山伯爵,则穿着南京紫花布的裤子。

    但在这个世界,因为松江紫花布产量最高、朝廷赋税折实物收紫花布最多,因而明军大部分兵服皆为紫花布织成,所以正统兵服就叫紫花布袄。

    后阵布置与前阵一样,而在这八十名旗军左右,各有十六名军官策马竖列前行,这些小旗官与副骑及身处旗军当中的宣讲官,构成这幅一百一十二人的非典型北洋步兵行军图。

    之所以非典,是因为军阵当中有五骑纹身赤膊披挂西制胸甲、腰胯托雷多钢剑的原住民马普切骑兵,正中间的与地位最高的马普切首领并马稍前而行的是一手握缰绳一手抱肚策马的督军邵廷达。

    “这以前被西夷叫做圣地亚哥,俺改了,叫老子城,回去告诉你的部众,不要再叫圣地亚哥了。”

    军阵正从街道进入武装广场,视野猛地开阔起来,邵廷达说着扬臂指向倒塌的雕像道“他们入侵我们的土地,给城池瞎起名字,哼,还敢给自己做石像,脑袋都摔断了。”

    马普切人首领看着武装广场,短暂地眯起眼睛,目光透着一闪而逝旋即释然的恨意,用生涩的北直隶官话道“那个人在二十五年前就被劳塔罗杀了,但马普切人将永远感谢你,邵将军。”

    “不必就此多礼,天子指派东洋军府前来,就是为救百姓与水火。”缓缓赶着马儿踱步的邵廷达笑了笑,道“如此称呼自己姓名难道不会,不会奇怪?咱初至此地还当你们是父子呢。”

    马普切人这代首领也叫劳塔罗,在马普切语中意为迅捷的长脚鹰,在当上首领前他并不叫这个名字,更名意味着他希望自己能像劳塔罗一样率领部众顽强地与西班牙人战争到底。

    结果西班牙人突然在三个月内全部撤离,后来他就认识了邵廷达。

    劳塔罗知道眼前雄壮的将军是在说笑话,只是笑笑并未回答,而是反问道“说到父子,将军刚才说这座城叫老子城,这应该是父亲的意思,在阿劳科我听人说起过,你们都很喜欢当别人的父亲。”

    “这座城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这你就不懂了,这个名字并非那个意思。”

    邵廷达老神在在地摆摆手,刚要开口,又闭目搜索了一下文化匮乏的大脑,这才照本宣科地说道“老子,名李耳,著有《道德经》,我家兄长也写过一本名字一样的书,这里边是这么写的,道可道……”

    邵帅极力想要背诵一段让劳塔罗知道自己深厚的文学功底,可说出仨字儿后边的就不知道该背什么了。

    绞尽脑汁地想了又想,突然想起陈沐战甲右臂缚上铭刻的第九章,顺口背道“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常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老子城,即是因道理而取得的城池之意。”

    只是邵廷达没跟劳塔罗解释他心里的道理是什么。

    旗军将他们护送到武装广场西边原属于西班牙达官贵人高大富贵的宅邸前,防务由邵廷达的亲军接手,率军的百户向邵廷达行礼告退,这才领部下向东边过去教堂所在的位置走去,那如今已经变成他们在城中的军营。

    没别的原因,就因为现成的石料。

    下马后邵廷达引马普切首领入府,跨过门槛这才说道“劳塔罗,你为我弄到了哭树,还交给我许多生胶,在常胜的兄长一直让我留意这种叫橡胶树的东西,这可帮了我的大忙。”

    “你的汉语学的好、百姓也听从教化,你想不想在这座城里住,我们接收了西班牙人四百多套宅子,不乏有很好的宅院,各部首领都能住进来。”

    “我今天来,除了运送货物,确实有事请求将军,在信上已经说过了。”

    邵廷达听着长出了口气,坐到堂中的椅子上也让劳塔罗坐下,这才说道“我知道,你想找我买些鸟铳、铠甲、火炮,去秘鲁继续和西班牙人作战,但我不能给你。”

    “这是军令,东洋军府已与西人议和,兄长答应了他们不夺取秘鲁和西印度群岛,我不能让你拿我的炮去和他们作战,何况……你的领地已无威胁,正是让百姓休养生息的时候,何必再与其死搏?”

    劳塔罗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邵廷达。

    他的部落安全了,但劳塔罗这个名字并非仅仅如此而已。北方更多部落还在西班牙人的压迫下送去矿山赴死,他要让自己配得上这个名字。

    邵廷达无可奈何地摇头。

    “我可以给你四门佛朗机炮,不过要等匠人把铭刻擦掉;二百或三百条西班牙人造的火枪,还有一些他们的锁甲、铠甲,马现在还不能给你,我们也在养马,你得活下来才能等到我给你马。”

    “但你等此去,必是九死一生,西国将大片土地还给我们,兵力都收缩在秘鲁,那边去年确实叛乱了,可四个月前最后一支义军已被击溃。”

    “即使要起兵,也不必急于一时,你可以派一支军队到老子城来。”

    邵廷达心里很敬佩这些马普切人,尤其敬佩敢于赴死的劳塔罗,他说道“咱们有位将军叫林满爵,我找他要几个军官,让他们在这为你训练士兵,教你们些适合游击用的东西,做树炮、分兵包抄、斥候和诱敌伏击一类的东西。”

    “你们不能用大明的铳炮,但火药没铭刻,我可以给你火药,打得过你就攻城略地、打不过就退到智利,进了边境,西班牙人不敢进来。”

    邵廷达又长长地出了口气,抽出抱在将军肚下的手在桌案上轻叩两下,道“没有兄长宣战的调令,我只能帮你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