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2040章 一波未平
    嗡……

    嗡……

    当赵玉被一阵手机震动声吵醒之后,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办公室里睡着了!

    看看手表,此刻已经是新一天的早晨,可是,窗外却是一片灰暗溟濛,让他看不出天亮的样子。

    “喂!”

    电话接通,手机里赫然传来了李珍珠一串急促的说话,可是,由于赵玉没有打开同声翻译器,他并没有听懂,李珍珠说了些什么

    只是从急促的语气可以判断出,李珍珠应该非常着急,没准又出现了什么新的情况。

    赵玉赶忙使用道具,然后说道“你慢点儿说,我刚才没听清楚!”

    “不会吧?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你一点也不惊讶吗?”李珍珠大感意外,这才把她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刚刚接到消息——秋民哲死了!!!”

    “什么!?”赵玉霍得站起身子,不但碰倒了一大堆文件,还终于看清,原来外面又下起了连绵阴雨,“你说什么!?”

    “你……这是刚睡醒吗?”李珍珠郁闷,“赵玉,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秋民哲一死,两商会之间的矛盾,再也无法遏制了!”

    “秋民哲……那个老头子……”赵玉难以相信,“他是傻子吗?出了这么多事,难道他还不知道保护好自己?

    “对了,他……他怎么死的?不会是什么意外吧?”

    “应该是中了毒……”李珍珠说道,“但是具体情况尚不清楚!据说,人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啊?那……”赵玉忙问,“你在哪儿了?”

    “我马上到警局,”李珍珠急速说道,“然后咱们一起去医院!你现在下楼吧!”

    “好!”赵玉来不及洗漱,赶紧收拾好文件包,便急匆匆地下楼去了……

    在下楼的途中,他的脑子却在不停思考着。

    秋民哲死了,秋民哲是金源商会的会长,权佑东是副会长,等于两位会长全都死了!

    锦绣商会的安先秀重伤住院,没了一条腿……恐怕,凶手之前的意思,也是想要弄死他的吧?

    如果两大商会两败俱伤,那么渔人得利的,会是谁呢?

    还有,权佑东死了,秋民哲不可能没有防范,可是,他为什么还是被杀了呢?

    是一场意外,还是……秋民哲的身边,还有另外的内鬼?

    如果那样的话,说明那位幕后指使者的来头,必然不小吧?

    起初,当赵玉分析了各种利害关系之后,曾经把矛头指向过那位广搜队的具队长。

    他觉得,具队长或许是恨透了这帮人的不法行为,想要铲除他们,所以才设下了让他们两败俱伤的连环计。

    可是,他后来仔细一想,具队长却根本不符合条件。

    因为,如果想要买通王焰和赵慈,肯定需要一大笔钱,而具队长穷得叮当响,根本付不起这么多钱。

    所以,赵玉认为,幕后真凶,必然大有来头!

    思考之间,他已经来到了楼下,李珍珠的汽车刚好开到门口,赵玉一秒都没有耽误,直接上了汽车。

    汽车内开着暖风,挡风玻璃上全是雨滴,由此可见,外面雨下得不小。

    然而,让赵玉意外的是,当他进入汽车之后,李珍珠并没有跟他打什么招呼,而是抱着手机,一脸惊异地跟某人通着话。

    可能是这番通话比较重要,李珍珠甚至没有立刻将汽车开动。

    一直等了一分多钟,李珍珠这才挂掉电话,露出了一副力不从心,非常无奈的表情。

    “怎么了?”赵玉忙问,“秋民哲真的死于谋杀?”

    “不,刚才是国情科来的电话,”李珍珠摇头之间,显得异常激动,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在城南市花坛公园,又发现了一具疑似黑瞳案受害者!”

    “我咔!”赵玉震惊,万没想到,李珍珠的话,竟然和秋民哲无关?

    这……

    黑瞳案!?

    这一次,赵玉也是有点儿蒙圈了……

    “赵玉……”李珍珠犹豫着说道,“第一起黑瞳案和第二起相隔将近一个月,现在距离第二起黑瞳案才不到5天,为什么……又发生了第三起案子?

    “城南和首尔有着40公里的距离,”李珍珠又道,“这是不是说明,黑瞳案和秋民哲的死没有关系?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着急,”赵玉努力地思考了一下,强压住心头的激动,说道,“我们一件一件地来,想要确定是不是真正的黑瞳案,恐怕还得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我们先把黑瞳案放在一边,先说秋民哲!

    “现在……秋民哲那里是什么情况?”

    “秋民哲……”李珍珠说道,“秋民哲已经确定死亡,而且医生怀疑是氰化物中毒……”

    “那……中毒时间呢?”赵玉忙问。

    “还不知道,”李珍珠说道,“只是有人提到,秋民哲被送往医院的时候,身体都凉了,所以,应该是已经死亡了有些时间了吧?

    “赵玉……我们现在去医院看一看吧!具队长他们也在那里了!”说完,李珍珠发动汽车,朝停车场门口开去,很快便开到了水气弥漫地阴雨之中。

    落雨无声,却极其细密,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水雾之中。

    “不!”谁知,当汽车开进雨中之后,赵玉却提出了反对意见,“秋民哲死在了家中,我们现在应该去他的家里!”

    “啊?家……家里吗?”李珍珠稍微有些犹豫,“这个时候……警方还没有来得及介入,秋民哲的那些手下情绪激动,我怕……我们两个过去,会……”

    “就去他的家里!”赵玉斩钉截铁地说道,“你赶紧叫人!尤其是鉴证科的,既然是氰化物中毒,肯定就是谋杀!

    “如果真有内奸,说不定已经破坏了现场呢!我们的动作必须得快……”

    “好,好吧!”李珍珠一面加快速度,一面利用蓝牙手机,给她的手下打去了电话。

    很快,汽车开上了大路,冲进了一片溟濛的雨雾之中。

    以前赵玉很少看到这样的雨,既像雨又像雾,让人看不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宛若他现在遇到的案子。

    啧啧……

    赵玉不禁在心里咂嘴感叹,这场雨,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有可能会冲走许多重要的痕迹。

    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两波,秋民哲不但遭人下毒,在40公里之外,竟然又出现了一起新的黑瞳案!

    黑瞳案打破了时间规律,不知道,又会意味着什么?

    不知道,它真的与秋民哲的死没有关系?

    还是,为了要证明什么?

    亦或者,只是有人……在故意模仿——黑瞳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