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六宫凤华 > 番外之新婚
    新婚三日过后,阿萝和佑哥儿便各自去当差了。

    佑哥儿如今在翰林院里,做着七品的编纂,负责修整前朝史书之类。差事不忙,每日准时点卯应卯。

    而阿萝,每日上午上朝,下午则去吏部学习。回宫后还要接受太傅的教导,晚上在移清殿里批阅奏折,忙得没半分闲空。

    佑哥儿往日只知阿萝忙碌,到底未亲眼目睹。如今成了亲,新婚假期一过,阿萝立刻恢复了平日的忙碌生活。

    佑哥儿早上送阿萝去上朝,下午送阿萝去吏部。太傅给阿萝上课的时候,佑哥儿厚颜旁听。晚上阿萝在移清殿里批阅奏折,佑哥儿不便干涉朝政大事,就默默地准备宵夜送去移清殿。

    当然,准备宵夜的时候,不能漏了岳父的那一份。

    新婚小夫妻自有默契,小日子过得忙碌充实又甜甜蜜蜜。

    谢明曦看在眼里,私下里对盛鸿笑道“佑哥儿是个好孩子,对阿萝一心一意。更难得的是,阿萝位高权重,佑哥儿心甘情愿地退让几分。”

    后面一条,尤其难得。

    这世间,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深入人心。男子们惯于以高人一等的身份姿态,对待家中的妻女。能做到尊重平等地对待妻子,已十分难得。

    而阿萝是储君,日后登基为帝,是为君。

    佑哥儿既是阿萝的夫婿,也是臣子。私下里小夫妻过得如何别人管不着,在众人眼睛能看到的地方,佑哥儿的言行举止就得格外谨慎仔细了。

    谢明曦并未出言提点什么,便是存着观望的心思。

    现在看来,佑哥儿确实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做得也很不错。

    盛鸿照例嘴欠一句“能娶我们的阿萝,是他的福气,他不退让,难道要阿萝退让不成!”

    谢明曦嗔怪地白了盛鸿一眼“你心里明明也对佑哥儿颇为满意,就是这张嘴讨嫌,说话刺耳。要是让阿萝听见,又要不高兴了。”

    盛鸿酸溜溜地说道“阿萝整日和夫婿卿卿我我的,哪里还顾得上亲爹高不高兴。”

    得,又来了!

    谢明曦好笑不已,也懒得说他了。

    盛鸿心里当然清楚,佑哥儿确实难得。

    佑哥儿和他不同。他是来自后世的灵魂,能接受妻子优秀出众更甚自己的事实。佑哥儿是土生土长的大齐少年,且是万里无一的优秀少年。如今能做到这一步,委实难得。

    ……

    佑哥儿倒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

    定亲的时候,阿萝就是储君了。这两年来,他日夜盼着成亲。难道成亲后就要患得患失自怨自艾不成?

    他娶阿萝妹妹为妻,当然要对她好。

    阿萝妹妹在众人面前是一国储君,一言一行不能肆意。回了东宫,小两口私下独处的时候,阿萝妹妹一口一个佑哥哥,对他关怀体贴温柔细致的很。这也是独属于他的一面,别人可不知道。

    佑哥儿也不是日日都回宫用膳,每隔日回一趟陆府,陪一陪亲爹亲娘。

    阿萝事务繁多空闲颇少,不能每次都随佑哥儿去陆府。于是就隔两回,陪着佑哥儿去一趟陆府,在公婆面前尽一尽孝。

    林微微心里高兴,私底下叮嘱佑哥儿“佑哥儿,你住在宫中,多多孝敬皇上皇后。别总惦记我和你父亲。我们两个身强力壮能吃能动,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你别为我们操那么多的心。”

    佑哥儿笑道“就是母后总吩咐我回来。母后说了,得了空闲就多陪一陪你们,母后还让阿萝也常和我回府来。”

    林微微听在耳中,如熨烫过的一般滚热妥帖。

    人和人之间的情分,就是这样一点点地累积起来的。她处处为帝后着想,谢明曦也一样为他们夫妻考虑。

    阿萝没有同来,林微微说话没有半点顾虑,也更直接一些“皇后这是怕我和你父亲心里不痛快,所以总让你回来。”

    “我领了这份心意。佑哥儿,你也要领情。人都有私心,谁都更疼自己的孩子。这是人之常情。你和阿萝成了亲做了夫妻,帝后没拿你当外人,时时为你着想。你也要多体恤阿萝,多孝敬岳父岳母。”

    阿萝的身份,注定了她无法像普通的妻子那般守在夫婿身边,也不能只相夫教子伺候公婆。

    阿萝的天地更为广阔。储君这两个字,既是无上的尊荣,更是重于千钧的责任。

    佑哥儿做了阿萝的夫婿,日后要付出的,便要比普通的男子更多。

    佑哥儿默默听着,点点头道“母亲放心,我心里清楚明白。”

    “你明白就好。”林微微看着儿子,目中闪过温柔和疼惜“佑哥儿,这是你的人生。我们再疼你,也代替不了你做什么。你一定要和阿萝好好的过日子,也让那些心酸眼热碎嘴的人看一看,你和阿萝能过得好好的。”

    佑哥儿郑重地点头应下了。

    ……

    新婚两个月后,阿萝忽然闻不得半点荤腥。在椒房殿里一同用晚膳时,阿萝俏脸悄然泛白,以手捂着嘴。

    佑哥儿一惊,立刻凑到阿萝身边,急急问道“阿萝,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想吐?”

    阿萝一脸委屈地点点头。

    佑哥儿忙扶着阿萝去了屏风后,阿萝一张口,将胃里的东西吐得干干净净。然后一脸苍白地出来了。

    盛鸿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皱着眉头命人召了周太医前来。

    谢明曦是过来人,猜到了几分,目中闪过笑意。

    周太医一脸喜色地禀报是喜脉时,盛鸿和阿萝佑哥儿都惊喜过度楞在当场,一时没任何反应。

    谢明曦还算镇定,笑着说道“孕期尚短,不宜宣扬。请周太医暂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此事。”

    然后,又命湘蕙厚赏周太医。

    周太医接了赏赐,谢了恩典退了出去。

    谢明曦一转头,就见到三只呆头鹅。

    盛鸿自言自语“我要做祖父了。”

    阿萝自言自语“我要做娘了。”

    佑哥儿自言自语“我要做爹了。”

    ……没错,她也要当祖母了。

    谢明曦展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