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二九章 洞窟中
    金花公主何尝不想弃了林觉逃走,事实上刚才逃走时她便应该丢下林觉。但是她不能。她必须要这个挡箭牌和人质,她知道对方火器的威力,倘若自己适才不带着林觉一起走,她跃起在空中的时候怕是便要被对方火器射杀。所以她选择了带着林觉一起逃离,虽然累赘些,但对方是不敢用火器和弓弩乱射的。

    而此刻,她也不能丢下林觉。她知道对方必是追上来了。那两名女子的武技不俗,其他人倒是没什么,但被这两名女子追上,她未必是对手。所以带着林觉走,关键时候依旧可以当做保护自己的人质。虽然她很想一刀砍了林觉,免得这个累赘拖累自己的行动,但理智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

    金花公主的目的是要从林子里摆脱对手,利用天黑林密的掩护绕行往码头处,只要能得到自己手下的接应,自己便能成功脱险,上船离开。于是她拖着林觉在树林里疾走,急切找寻方向,又要规避身后追来的人,不知不觉便偏离了方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林觉被她拖得身上生疼,忍不住发声道“这位姑娘,不要乱走了,这岛上很危险的。我建议咱们还是坐下来谈一谈,相互取得信任。你放心,我们并不是来刺杀你的,我们只是无意间撞见了你们在这里。我不想惹麻烦,大家平心静气的聊一聊不好么?”

    金花公主身上香汗淋漓,情绪正在焦躁之时,找不到方向让她又有些慌张,怎肯听林觉的话。拖着林觉继续乱走。终于,她走出了林子,却发现眼前不是大海,而是嶙峋的山石和黑魆魆的高崖。她不但没有走回码头,而且还走到了相反的方向,来到了蛇岛的内陆方向。

    雪地虽有微光反射,但却晦涩难辨。林觉知道这雪地之下其实坑坑洼洼,但金花公主并不知晓。她急于找到出路,拖着林觉凭着直觉乱走。林觉一再警告她不要乱走,她哪里肯听,反而以兵刃相威胁。林觉也无可奈何。

    终于,金花公主拖着林觉走到了一道山崖之下,耳中似乎听到了海潮之声,那便意味着到了海边了。只要找到海,便可沿着海岸回到码头。金花公主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释然的表情,一把薅着林觉的衣领往前方白茫茫的雪地上疾步行去,然而,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脚下的一片雪地毫无征兆的破裂,饶是金花公主身有武技反应迅速,但在疲惫和毫无防备的情形下还是慢了一步。她的手没能攀住地面,身子急速下坠。

    林觉自然不用说,他本就被拖拽前行,更是没有习武者的迅捷,金花公主还做了些挣扎,他则是毫无反抗的摔落了下去。

    砰的一声,林觉只觉得天旋地转,后背生疼,这一摔摔得他七荤八素。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啪嗒一声响,一个重物摔在林觉的怀里,林觉受此撞击,哼也没哼一声,一下子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林觉悠悠醒来,眼前一片黑暗。只听到海潮隐隐之声,以及左近滴答滴答的水滴声。身上颇有些疼痛。林觉下意识的动了动手脚,按了按肋骨,发现自己没有断手断脚断肋骨这些严重的伤势。身上的疼痛很可能是肌肉扭伤或者是这擦破了皮肉的疼痛。

    林觉暗叫侥幸,忽然间,侧首有悉悉索索之声传来。林觉借助微弱的光线看去,看到一个人影正蹒跚走来。

    “姑娘受伤了么?”林觉问道。

    “哼!”那人影正是金花公主,她走了过来,坐在不远处朝着林觉瞪眼。

    “我早告诉过你,不要乱走。这岛上很危险。你就是不听。这下可好,也不知掉到哪里了。哎!”林觉埋怨道。

    “闭嘴!你又没说这岛上地下有裂缝?这都怨你。”金花公主怒道。

    林觉皱眉苦笑,心道这女人真是不讲理,我家中妻妾个个知书达礼,哪有这样的女子。女真蛮夷女子果然是没受教化,野蛮之极。倒也不用跟她理论。”

    “我瞧瞧有无出路。”林觉艰难的爬起身来,朝四周看去。

    “不用找了,根本没有出路,我已经看过来。只有细小的裂缝,人根本钻不过去。而且……距离洞口山顶十几丈,洞壁也光滑的很,根本上不去。”金花公主沉声道。

    林觉一愣,心中冰凉。这么说,是掉落到一处死地了。幸而地面上有些松软的枯草树枝,也许是长年累月从洞口落下的,否则那一摔便足可要了性命。被困在这里倘若出不去的话,只能靠外边的人找到自己了。但冰儿和慕青以及孙大勇他们只有那么点人手,一寸不拉的搜寻全岛怕是要很长时间,运气不好的话,即便找到这里,怕是自己也死在这里了。

    “晦气,真是晦气,怎么遇到你们这群人?如今这局面都是因为你们。我杀了你。”金花公主莫名发起脾气来,站起身来,提着弯刀恶狠狠的走了过来。

    林觉皱眉道“你可要想清楚,杀了我,你便要独自一人面对我的尸体呆在这里了。”

    金花公主愣了愣,颓然坐下,捂着脸不知所措。

    林觉轻声道“不要慌乱,等他们找到我们怕是很难,我们得自救才是。你身上有火折子没有?得点个火把起来。”

    “我没有!”金花公主摇头道。

    林觉皱眉无语,他自己身上也没有火折子。沉默了片刻,林觉道“那么……我的那只火器呢?可否借我一用?我用火药生火。”

    金花公主愣了愣道“你休想骗我,你想拿回火器对付我是么?”

    林觉苦笑道“你我都陷入如此境地了,我还对付你作甚?要对付也是脱险之后,否则你死了,我岂非也要一个人面对你的尸体在这里等死?那是何等恐怖之事?”

    金花公主想了想,微微点头,伸手在身上摸索,忽然楞道“火器……在裘氅内袋里,裘氅在逃离那屋子的时候被我金蝉脱壳丢了。”

    “……”

    林觉瞪着金花公主半晌,张口结舌,一句话说不出来。

    金花公主怒道“你怪我作甚?若不是你们逼我,我怎么会这么做?你们不由分说便杀人,还怪的了我们么?我怎知道你们不会杀了我?我必须要逃走。”

    林觉颓然坐下,摆手道“不怪你,不怪你。哎,麻烦大了。这可如何是好。”

    洞中陷入死寂之中,林觉和金花公主相聚数尺坐在地面上,耳听得洞中如风雷般的怪声作响,知道那是这洞窟临近海边之故,定有地下海水灌入发出的声响。但那里绝非是逃出的生路。两人如泥塑木雕一般的坐在那里,均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过了多久,林觉身上寒冷刺骨。转头看金花公主,但见她抱着肩膀瑟瑟发抖。她的裘氅失去之后,似乎只穿着紧身夹袄。适才逃命奔走时还没什么,但此刻寒气袭体,身上的汗水会让她很快失温,足可致命。再不采取措施,不要说几天,连眼下这一夜都难以熬过去了。

    林觉站起身来,慢慢脱下外氅。金花公主听到响动抬头看来,发现林觉在脱衣服,惊骇叫道“干什么?你干什么?胆敢无礼,我便杀了你。”

    林觉皱眉道“你已经威胁杀我几十次了,你想杀就动手。不想死便把我这外氅披上。”

    林觉一扬手,将外氅扔到金花公主身上。金花公主一愣,呆呆无语。

    “借你弯刀一用,我得生火,不然我们很快就会冻死。”林觉道。

    “不,你休想诓我。”金花公主叫道。

    林觉怒道“我诓你作甚?都生死关头了,我还会杀了你不成?不用杀你,再过几个时辰,我们都得冻死,明白么?”

    金花公主道“弯刀怎生生火?我怎不知?”

    林觉道“你拿刀背在石壁上敲打几下我看看,想生火也未必那么容易,还得看老天爷是不是开眼。倘若石质不成,还是枉然。”

    金花公主不明其意,但还是拿着弯刀在手,在旁边的石壁上用力敲击起来。

    “用力,擦着岩石边角。用刀背。”林觉道。

    金花公主挥动弯刀猛击石壁突出的一块,黑暗中之中,有几颗火星迸射,像是暗夜中的星火一般绚烂。

    “老天保佑,这石头可以打出火星来,那便有希望了。”看到了火星,林觉大喜过望,大声叫道。

    金花公主甚是不解,林觉却极为高兴。铁器和遂石敲击方会有火星冒出。遂石其实便是石英石的一种,山野之中很常见。林觉觉得这里的岩石坚硬的很,很有可能便能生火,故而才决定一试。

    林觉在地上摸索了一大堆杂物树枝,然而这些杂物树枝都湿润的很,但林觉还是决定一试。因为他身上还有火药囊,可以用火星点燃火药,或许可以生火。

    金花公主也明白了林觉的用意,她不懂敲遂打火之法,所以虽然有些迟疑,终于还是迈出了信任对方的第一步,将弯月刀给了林觉。林觉用刀柄砸下一块岩石,然后蹲在引火物旁哒哒哒的打起火来。金花公主起初还伸着脖子张望,但很快他便失望了。因为好几次才有一两点火星崩落下来,却短暂之极,落在柴火里也很快湮灭。金花公主心里认为,这样怕是点不着火的,心中的希望随着那单调的打火声慢慢的破灭。身上寒冷刺骨,直打哆嗦,于是下意识的将林觉丢给她之后被她挥到一旁的大氅给披在身上,缩在一旁。

    ‘嗒嗒嗒,嗒嗒嗒。’林觉打火的声音持续不断,就像是一件明知徒劳无功之事,林觉却执意为之,显得他实在太过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