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766章 不用怕,南明没大将
    不用怕,有朕在!

    得到朱慈烺的保证,黄大宝当然就不怕了!黄大宝可是克难大太监,跟着朱皇帝从北京城内一路杀出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当然不害怕了,回去准备了一下后事,第三天就哭丧着脸上路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在为早逝的东莪格格伤心难过。他是去报丧的,哪儿能高高兴兴上路?

    和他同一天北上的,还有祖可法和祖泽清,前者是往辽东去见多铎的,会先去登州,再渡海赴辽,由贾布斯接待,再往多铎的军中而去。后者则和黄大宝同路,带着朱慈烺的和平条件去见阿济格。

    另外,锦衣卫的北镇抚司的密使也会跟着祖泽清一起北上,装成祖泽清的随员进入北京城。

    现在的北京城可不比过去,城内没有普通的汉人百姓,所以大明锦衣卫的要进去都不容易啊!

    如果不是有个九大皇商的贾乐市行,朱皇帝要搜集北清的情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现在因为大清内部分裂,出现了关内军和关外军两大派别,而贾布斯又恰好属于关外军一派,所以大明已经失去了北京方面的情报来源。

    正好趁着这次外交活动的机会,再把特工派进去,北京城内可有不少身在清营心在明的贰臣三臣在翘首以盼锦衣卫的特务来联络呢!

    而且朱皇帝早在离开北京之前就已经布下了两枚大棋子儿——两个拿着忠臣证书的三臣。

    骆养性和光时亨这两年都低调得很,他们现在都入了镶绿旗,是旗人了,所以可以还能保住自己的北京户口。

    不过房子却保不住了,是又一次保不住了上回多尔衮下占房令的时候,他们俩在北京城内的房子就被占了。好在这几年北京外城房价不高,以他们的俸禄都能买得起。所以都在外城买了宅子——他们俩说是心在明,在多尔衮死前,他们都准备死为大清鬼了。

    因为那时候身在北京的骆养性、光时亨实在看不到大明还能打回来。

    大明现在是有钱了,而且也有了明君,军队也不弱,碾压清军是做不到的,但可以打个势均力敌,在以往几次明清交锋中就能看出来。

    但是大明军事的弱点也很突出,一是没有马!当年弱宋的毛病,现在的大明也是有的,不过这还有办法可以弥补。因为平西、朔方两藩回归后,大明就有了买马的渠道。

    二是缺大将!这可就头疼了,当年南宋还有岳飞、韩世忠、吴玠这些名将。可大明有谁?吴家父子吗?那是东虏的手下败将!黄得功、高杰、李成栋?那三位都是匹夫之勇。至于史可法、左懋第尽打败仗了!虽然他们打得败仗搁在崇祯皇帝当权的时候,足够让皇太极“赢哭了”,可是现在的大清国本钱可比在关外的时候厚!特别是多了两绿旗和九旗驻防昂邦章京衙门以后,实际上已经有了一定吸收汉人壮士入伙的能力,可以补充人力上的不足了。

    所以没有大将的南明,在他们俩看来要想北伐成功是很困难的,除非大清国自己出大昏招。

    而这大昏招,现在居然真的来了大清一分为二,多铎、阿济格要兄弟阋墙,眼看就是一场内讧。

    为了在多铎或是别的什么人打过来的时候可以保住北京城,阿济格一回到北京,头一件事就是下令拆迁北京外城以加强城防。

    原本居住在外城的两绿旗官员或是包衣奴才,要么迁入内城,要么就迁去永平府或宣府居住至于补偿那是没有的!

    谁挨着就自认倒霉吧!

    骆养性和光时亨老哥俩就是自认倒霉的主儿,今儿一大清早就一块儿进城看房子了。

    房子倒不难觅,因为原本居住在城内的许多正蓝旗、正白旗贵人都“弃房而逃”了,都放着北京户口和二环内的四合院不要,跑路回东北去了!

    所以正蓝、正白两旗的固山额真衙门有大量的空房子可以往外租赁。

    骆养性和光时亨这俩“刚需盘”现在也不买房了,就租了两个相邻的小四合院,当成暂时的栖身之地——随便挤一挤算了!他们俩当年可是留在北京城内为朱慈烺断后的功臣,等到北伐胜利了,他们还怕没好房子住?

    看完房子,才一块儿回到骆养性在城外的宅子,本想哥俩一块儿喝两盅,好好憧憬一下美好的未来结果才一进门,就遇上个宫里来的太监,是来请骆养性和光时亨(两人在城外的宅子也挨在一起)这两个吃闲饭的去宫里议事的。

    请骆养性和光时亨入宫的是摄政王阿济格。阿济格之所以想起骆养性、光时亨,是因为他派去武汉见朱慈烺的祖泽清已经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份新版的“南北和约”草案。

    朱皇帝在这份草案中提出了得到山东运河以西,大清河以南部分土地和河南省的开封、归德、河南、汝州等处土地的要求。

    这是要趁着大清国内讧的当口,割大清国的地啊!

    骆养性、光时亨两人还没走近紫禁城的武英殿,就听见了阿济格的大嗓门在说着很难听懂的满洲话。

    “这个朱皇帝倒是会打如意算盘,居然想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咱们那么多地盘!我呸!他有本事就放马过来打,老子才不怕什么史可法、左懋第、吴三桂、朱慈炯,没一个能打的,都是酒囊饭袋!”

    骆养性和光时亨也不知道阿济格怎么会想起他们俩,总有一点心虚——他们是身在清营心在明啊!所以入了武英殿就想找个角落眯着,谁知道一进去就看见了祖大寿、祖泽清、孙之獬、金之俊、左懋泰、陈名夏、冯铨、张煊、刘余佑、吴惟华等一大群的汉奸贰臣。

    这群贰臣基本上都学会了满洲话,听的懂阿济格所言。阿济格的话说完,都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在发言表态。

    “皇叔父摄政王所言极是”

    “是啊,南朝没一个能打的,咱大清可是精兵如海,猛将如云!”

    “皇叔父摄政王更是用兵如神”

    骆养性和光时亨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心说阿济格这是在给大家伙喂定心丸啊!

    大明所求的不过是河南、山东的一点地盘,所以不会威胁大清的根本。而大明之所以占点便宜就罢休就是因为没有什么良将猛士,纵然兵多粮足,也发挥不出什么优势的。

    说真的,阿济格的话,好像还有那么一点道理啊!

    南明那边的确没有人能和阿济格、多铎两兄弟比帅才和将才啊!

    “亲王殿下,上海市到了,您马上就可以踏上大明帝国的土地了。”

    就在祖泽清抵达北京城的同一天,一支由5艘西洋大帆船和5艘中式的万石大鸟船组成的庞大船队,正在缓缓驶入繁忙的吴淞江。为首的是一艘足有800吨载重吨的大型四桅帆船,就是那艘被纪坤高价买下的“飞翔”号。在飞翔号船艉楼内的一间舱房里面,在海外漂泊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李少游正用法语和矮挫瘦的孔代亲王说话。

    这位亲王殿下显得落魄而萎靡,手里端着个咖啡杯,目光却直勾勾的看着李少游的新婚妻子,一个黑发碧眼,长着天使般面容,有这个魔鬼般身材的巴伐利亚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