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龙周晴 > 1654 雪地,杀人
    有时候,人真的需要自信。

    从最早在老家开始,我就知道自己的天赋不如二条、不如赵虎、不如锥子,甚至连程依依都不如。尤其是程依依,无论二叔还是白狼,都对她赞赏有加,说起她来总是赞不绝口,称赞其是天才中的天才。

    到后来老乞丐选徒弟时,本来一开始选了我,觉得我还可以,结果一看到程依依,顿时两眼放光。直接把我踹了。

    可我从来没放弃过,想要变强也好,被迫保护自己也好,我真正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看好我,我也一样勤勤恳恳地努力着、奋斗着,方才有了今时今日之成就!

    天知道我这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啊!

    就这样,我们几个在湖边的小木屋里,一转眼就度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的实力日渐提升之余,春少爷他们也慢慢好转起来,不过他们伤得实在太重,目前也只能够独立行走。稍微重点的力气都出不了。

    这样下去的话,再过半个多月应该就可以了,和春少爷预估的时间差不多。

    他们能够独立行走以后,我也省了好大力气,起码不用再喂他们饭,也不用扶他们上厕所了。有时候。老乞丐会和我闲聊,问我怎么”活”过来的,当初在西山上,我明明被毙了的。

    按理来说,我不该瞒着老乞丐,毕竟他是我师父嘛,但这种事牵涉魏老,实在不太好说。

    老乞丐也看出了我的为难,便道:”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只要你还活着就好……得亏你还活着,不然依依就被别人给抢走了。”

    其实程依依从来没有被别人抢走过,一直以来都是我。

    但我不能明说,只能说道:”无论依依选择谁,都是她的自由。”

    这天上午,突然天降一场大雪。

    自从入冬以来,其实京府下过不少的雪,野外的山川湖泊至今还有积雪。但这一场格外的大,几乎要埋到小腿的部位了,也是运气不错,竟然抓了两只野兔回来,谁知道它们抽什么疯,这么大雪还要出来,倒是满足我们的口欲了。

    我很利索地在屋前雪地上生了堆篝火,接着做烤兔子,悠悠的香味很快飘了出来,我们几个很是大快朵颐了一番。

    童耀和何红裳只丢下一些蔬菜,我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过荤腥了,所以吃得很是痛快,那叫一个欢声笑语。吃过烤兔子后,夕阳也西下了。春少爷他们正要互相搀扶着回屋休息,结果大家耳朵听得清楚,有人正朝我们这边来了,是脚踏在雪地里的声音!

    是我们生了火,又烤了兔子,所以把人引来了么?

    来得是谁?

    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各个面面相觑。不管来得是谁,现在有战斗力的就我一个,春少爷他们根本帮不上忙,甚至有可能会成为我的累赘!

    跑也来不及了,他们根本就跑不动,而我又怎么拎着四个大男人跑?

    我当机立断地说:”你们藏到湖里面去,我去把人引开!”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纷纷就下了湖,还努力不激起任何涟漪。这么寒冷的天,确实辛苦他们了,但是为了活命,也只能委屈他们了。

    看到他们都藏好后,我便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林间也隐约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我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朝着屋后跑去,并且故意踩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故意吸引他来追我,省得发现春少爷、老乞丐等人。

    果不其然,那人被我的脚步声吸引,立刻大声喊道:”站住!站住!”

    我当然不会站住,反而更迅速地往前奔跑起来,积雪已经没过小腿,跑起来确实有点费劲。好在追我的那人也是一样,我们一前一后,朝着更深处的林间而去。

    我惊喜地发现,追过来的只有一个人,而不是想象中的大部队。

    那就好很多了,只要我能将他引开,春少爷等人百分百就安全了。

    甭管后面的人怎么追、怎么喊,我都没有停下脚步,不断往前奔着。可惜好景不长,大概奔出去十多里后,一道万丈悬崖出现在我面前,让我一步也不能再往前了。

    这时候,我真恨不得有剑神那种实力,在深谷间也能来回自由地穿梭!

    但我没有,只能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向追逐我的那人,同时把饮血刀缓缓拔了出来。

    四周是茫茫的积雪,我的刀也随之寒光四射。

    随着那人的身影越来越近,我看清了,是个人高马大的欧美男,黄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在雪地里尤为显眼。现在我都成本能反应了,一看到这种长相的人,就怀疑他是改造人。

    而且。能追我到这里的,八成也真的是改造人了!

    不过一会儿,那个欧美男人便气喘吁吁地来到我的身前,这一路走来他都是在奔跑,也难怪会喘成这样子了。他看到我,顿时嘿嘿地笑起来:”张龙。你可算是站住了啊。”

    为了照顾我,还说得是汉语,当然很蹩脚就是了。

    ”你是谁?”我阴沉沉地看着他。

    ”我叫赛门,是战斧的一名b级改造人。”欧美男很认真地介绍着自己:”我是来要你命的。”

    果然是改造人,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我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因为我太了解改造人了,从华夏到东洋,我不知道和多少改造人交过手,对他们的实力也知根知底。

    b级改造人,比天阶中品要稍微厉害那么一点。

    看着赛门,我的心里砰砰直跳,但同时也在默默对自己说。我已经不是普通的天阶中品了,我是天阶中品第三档,距离天阶上品只有一步之遥,没必要怕他的!

    我便握紧了手里的饮血刀,阴沉沉地盯着赛门说道:”想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赛门仍旧气喘吁吁:”我既然敢来找你,当然有这个本事了,你又不是什么多厉害的高手!我就是想知道,和你在一起的那几个人哪了?我的任务是要将你们全杀掉的,刚才我去屋子里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b-- r

    赛门显然知道我们这里有几个人,这是提前就打探过消息了吗。可为什么是他一个人来,而不是大军出动呢?

    我正在疑惑着,赛门已经变得凶狠起来:”快说,不然我就把你杀了!”

    ”我说过了,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

    赛门狠狠骂了一声,便挥舞拳脚朝我奔了过来,感觉他很着急的样子,迫不及待地想把我杀死。既然赛门主动攻击,我也不再回避,反正我也无路可退,立刻举起饮血刀劈了过去。

    我当然知道b级改造人的可怕,当初我们要好几个人才能干掉一个b级改造人,现在却要独自面对赛门,心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但,有实力就有自信,现在的我深知自己不可同日而语,已经有了单挑b级改造人的资本!

    在茫茫的雪地上,身后就是万丈悬崖,我们两人就这么缠斗在了一起。我用刀,他用拳,都在想方设法弄死对方,也就缠斗了十多个回合的样子,我便明显能察觉到,赛门果然是不如我。因为我已经隐隐占了上风!

    按理来说,战斧拥有最先进的科技,能够完美改造基因,说比天阶中品厉害一点,就一定比天阶中品厉害一点,可赛门为什么不是我的对手呢。我也没有达到天阶上品的实力啊!

    很快,我就发现了个中缘由,这些改造人的实力虽然上来了,但他们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战斗经验,就是依赖身体的本能去打、去杀,和我们这些坟堆里爬出来的老油条相比。可差多了。

    这让我想起之前的黑狼来,他就是标准的距离天阶上品只有一步之遥,但b级改造人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原因就在这了。

    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肯定战斗经验越丰富的越占上风。

    这么一来,我就彻底想清楚了,信心、底气地更加地足。饮血刀挥舞起来也愈发地凌厉,几乎刀刀都要赛门的命!

    赛门也是惊得不轻,一开始还能和我缠斗,到后面已经完全应接不暇。

    ”为什么,为什么?!”赛门吃惊地说:”我们明明做过调查,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

    ”哥们,教给你一句话。”

    ”什么?”

    ”实践才能出真知!”

    吼完这句话后,我便狠狠一刀捅了过去,正中在赛门的肚子上。刚捅进去,我又”唰”地一声拔了出来,就是这么地快。

    赛门捂着肚子,吃力地往后退去,额头上冷汗涔涔,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最终”咣当”一声仰倒在了地上。

    鲜血从他腹部流出,染红了四周的一小片雪地。

    ”嘿嘿……”我咧开嘴笑了,这是我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干掉一个b级改造人!

    但,我还没有高兴多久,就听到大量的脚步声纷至沓来……--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