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95.学滑旱冰
    一秒记住【笔趣阁MM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姚大老板亲自登门,让他去矿机挖一个普通女工,还要守口如瓶。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刘浩能怎么想?肯定是老板看上了这女孩,想收归旗下呗。

    以老板现在的实力,想找个漂亮小姑娘,那简直易如反掌啊,用不着这么费事。

    能让姚大傻这么费事的女孩,指不定得长的多漂亮呢,肯定不能比老板娘抗抗差,最次也得和抗抗一样漂亮,又比抗抗年轻,才能入老板的法眼啊。

    可刘浩见到苏春荣的时候,就怀疑自己心里这个猜测了。

    这女孩就是一普通的女孩,顶多算有点气质,离漂亮女孩差远了,跟老板娘抗抗,那就更没得比了。

    嘿,刘浩就犯琢磨了。老板要这么一个普通女孩干啥?难道,这女孩是老板的私生女?

    不对呀,模样一点不像,身上脸上,没一点有和老板接近的地方啊?

    难道,是因为老板娘太漂亮,老板审美疲劳了,反而不喜欢漂亮女人,开始喜欢普通女孩了?

    可普通女孩多的是,大街上一划拉就一堆,老板又何苦让他放弃休假,放弃旅游,专门来找这个女孩呢?

    刘浩想破脑袋都没明白姚远这到底是要干啥?想不明白他也得先替老板把事办好啊。

    再说了,这姚大傻十八岁以前就是傻子,以后变聪明了,可也还不是普通人啊。做事匪夷所思,往往出奇制胜。这回谁知道他又想出什么让人惊奇的主意来了?猜不着就干脆不猜。

    矿机职工入厂一级工资才三十七块二,加上奖金也到不了一百块钱。

    而美美制衣设备公司工人保底工资就是一百,计件工资超过保底工资,就按计件工资发了。听说好多工人一月都能挣二三百块钱,是在矿机半年的工资。

    这样优惠的条件,苏春荣当然愿意过来,根本不用刘浩费多大的事。

    那时候,制衣设备公司已经是全市比较大的大型企业,而且效益是最好的,招工并不困难,没有点真本事,想进公司人家还不要你呢。

    像苏春荣这种刚刚毕业的技校学生,还不属于熟练工,来制衣设备公司应聘,都不见得能被聘上,她也就只好去矿机上班了。

    从八六年开始,国家实行合同工制度,就是进国企,也是合同工,交养老保险,退休后由保险公司发放退休金。百度笔趣阁MM,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当时,一些乡镇企业还没有实行这个制度,只是临时工制度,来干活我每月给你开工资,不来干就没有钱。

    可姚远的公司不一样,他是执行合同工制度,给工人缴纳养老保险的。所以进国企和进姚远的私企也没有多少区别。

    苏春荣刚刚进入矿机,还没被分到维修车间,正在厂部大楼里,接受安检科的入厂安全知识和保密知识培训。

    这个时候,她也没和矿机签订劳动合同。一般是安全培训结束之后,分配到车间,再经过三个月试用期,才正式签订劳动合同。

    也就是说,苏春荣现在还不能算矿机的正式工人。

    这就更好办了。

    她回家和父母一说,美美制衣的人事部门找她,答应她,可以去美美制衣上班,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美美制衣离家比矿机就近了一半多的路,不到十里地,不用住宿舍,上下班可以直接骑自行车来回赶班。

    过去自行车就那么几个牌子,凤凰、永久、国防、大金鹿,也都是大轮的车子,顶多分个飞轮与后轮带刹车。

    到八七年,自行车已经不要工业票了,全国也冒出了许多生产自行车的厂家,各种过去没听说过的牌子,塞满了百货大楼的五金商店,随时都能买到,算不得奢侈品了。

    而且,花样也多起来,有二八的,二六的,有直梁的,弯梁的,还有中间不带横梁的。

    像苏春荣这样,如果在美美制衣上班,可以买个弯梁的二六小飞轮,几里路,下班二十分钟就到家了。顶多中午时间紧不回来,在公司食堂里吃一顿。听说美美制衣食堂的饭菜比家里做的都好,顿顿有肉,还极便宜,就是不让职工往外带。

    只这一个方便条件,就足以让苏春荣的父母同意她离开矿机,到美美制衣工作。何况美美制衣的工资还高呢,而且和矿机一样,和工人签合同,给交养老保险。

    于是,国庆节后的第三个星期,苏春荣就到美美制衣报到上班了。

    如此,姚远也就算完成了他计划的第一步,先让苏春荣和原来维修车间那个青工没法认识,别老让他担心自己头上绿油油的。

    可苏春荣是个十八岁的大姑娘,正是花季谈恋爱的时候。她不和维修车间那个青工谈恋爱,来到美美制衣。美美制衣也有不少年轻人啊,还是不能避免她和别人谈恋爱,姚远脑袋还是随时面临被绿的可能。

    姚远做事,向来都是有计划的,而且一环套着一环,怎能给别人这个机会呢?

    天气转眼就到了十月底,苏春荣成功进入美美制衣的消息,就被她的同学好友知道了,大家羡慕地不得了。

    原来,她们技校毕业这一批学生,有不少都来美美制衣应聘过,结果就没有一个被录取的。

    美美制衣不但对文职人员要求很严,对工人要求也是很严格的。工人不仅要技术好,上机就可以独立操做,而且要有速度和效率,一般初中技校生的水平,离人家的要求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苏春荣在学校里水平一般,成绩中等,竟然可以进美美制衣,不是走了狗屎运又是什么?

    于是,两个好朋友就逼着苏春荣请客。

    那时候的小女孩,不像现在这样,请客就是下馆子泡澡或者去k歌酒吧迪厅,没这么多选择也没那么多钱,再说当时也没这些花样。

    下馆子肯定下不起,请客也就是看场电影。可电影院里也很少有新电影,都是些老片子来回倒腾,大家也看腻了。

    于是,就有人提出来,不如去旱冰场滑旱冰。那时候,旱冰场是刚刚兴起的一种全新的娱乐方式,租一双旱冰鞋,一个小时只需要几毛钱,也不贵。

    说到旱冰场,恐怕三十岁以下的人都没什么记忆了。旱冰鞋类似于今天的轮滑,但旱冰鞋是四个铁轴承做轮子,安在一块铁板下面,前后各有两个,类似个四轮小车的底盘。

    然后,建一个几百平米的圆形场地,四周用铁网围起来,用水泥把地面弄平整,就是旱冰场了。

    那时候城市里的路面还没有现在这么平整,到处坑坑洼洼,不能滑轮滑,也没有轮滑鞋,更不能穿旱冰鞋滑过去。想滑旱冰,就得去旱冰场。

    租一双旱冰鞋,进到圆形场地里去,把两个四轮小车一样的旱冰鞋,通过上面的带子,固定到自己穿的鞋上去,就可以滑旱冰了。

    于是,三个女孩就抽了一个礼拜天,去城里的一个旱冰场。

    那时候,滑旱冰流行,市里建了不少这样的旱冰场,她们自然是随机选择最方便的一个了。

    因为是礼拜天,旱冰场上人特别多,几乎到了人挨人的地步了。

    那时候城市里依旧缺乏娱乐,有了这新兴的玩艺儿,大家自然就都奔着这里来了。

    上午十点多,三个女孩来到市里河东一家旱冰场,里面人山人海,声音嘈杂,旱冰鞋和水泥地面摩擦的声音,也十分刺耳,可大家依旧兴奋,依旧高声叫喊,兴致不减。

    租赁处那里也有三四十号人在排队。

    苏春荣看着这极度喧闹的场面,就有些怵头,对另外俩女孩说:“人太多啦,要不咱换一家吧?”

    一个女孩就说:“今天是礼拜天,估计哪里都不会人少。咱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吧?”

    另一个女孩就附和。

    大家只好过去排队。没一会儿功夫,她们身后就又多了十几个排队的。大家就暗自庆幸,幸亏没走,要不然这一下午都不见得能滑上旱冰。

    半个小时之后,三个女孩总算租到了旱冰鞋,进入了铁网围着的圆场地,在一边的连椅上,把旱冰鞋都绑在自己脚上。

    可三个人谁也没滑过旱冰,这东西和自行车一样,也得有一个学习的过程。

    苏春荣到是挺麻利,系好旱冰鞋,第一个从椅子上站起来,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脚下一出溜,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她本来就瘦一些,屁股上没多少肉,这个疼啊!

    那俩女孩看苏春荣摔个屁股墩,吓得不敢站起来了。她们这才意识到,这东西不像她们想的那样简单。看人家在场地里滑的飞快,转来转去,正着跑倒着滑的,原来人家都是练过的。

    也有和她们一样不会的,都是有人扶着,慢慢地在走,或者扶着沿着铁围笼不远的一圈栏杆,慢慢地在自己练习。

    三个女孩观察半天,才有一个敢慢慢站起来,学着和她们一样,不会滑的人的样子,把脚放成内八字的模样,一点一点往栏杆那里挪,终于到达栏杆,双手赶紧抓住栏杆,脚下站稳了,这才长出一口气,向着苏春荣她们招手,含着教她们怎么走着过来。

    苏春荣和另一个女孩,见同伴走到了栏杆那里,才多少有了些勇气,也相扶着站起来,学着同伴的样子,往栏杆那里走。

    可两个人各走各的还好一点,互相一搀扶,你推我一下,我拉你一把,脚下又站不稳,都摔倒在地上,引的周围的小伙子们一阵哄笑。

    这人丢的。苏春荣总算明白了,俩棒槌不能互相搀扶,要不一步都走不了。

    她咬着牙慢慢站起来,控制着双脚不平行,终于慢慢走到了栏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