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奇怪
    平王知道自己儿子差一点出事,也吓得不轻。他和王妃只有朱统一个儿子,而他并无妾侍,更无庶子庶女。

    唯一一个儿子那就是平王府的未来和希望,一家老小都指着他一个,这要是万一有个不妥,不光是王妃崩溃,平王一样崩溃。

    夫妇两个私底下说起,全是一身的冷汗。

    “可是多亏了那位柳小娘子,听闻她是王氏的女儿?”

    王妃吐出口气,轻轻拍了拍心口,“可不是?王氏母女都是咱们家的贵人。”

    老太妃虽不是平王的亲生母亲,但是自从她嫁入王府,也是规矩本分,从不曾给当时还是世子的王爷找过一点麻烦,便是帮衬娘家,也是给些钱物,送儿孙去读书,再无其它。

    别的不提,只说老太妃在老王爷晚年病重时,一力担负起照顾老王爷的重担,让他老人家舒舒服服地度过了最后那两年时光,当儿子的就不能不感念。

    平王拍了拍妻子的肩头“我看王氏同母亲感情极好,以后咱们便拿她当妹子看待便是。”

    张氏忙应下来。

    因着王府不时的关照,王金花的小酒楼,还有清凉居,生意做得是越发顺遂。

    酒楼生意做得是口碑,第一要求大厨的手艺好,二要官面上熟,道上那些闲汉泼皮们也得熟,否则但凡有人闹事就麻烦的很。

    这口碑养起来极难,败坏却是一夕之间。

    最重要的还是食材。

    在扬镇,顶好的食材自然要先供应王府一类贵胄人家,寻常酒楼出高价都没处买去。

    最近这段时日,清凉居以往够都够不着的好食材,简直跟长了腿似的,自己往他们厨房里跑。

    掌柜的还没怎么样,大厨已经乐得快找不着北,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口气整出好几种新鲜菜式。

    唯一让人烦恼的就是人手不够用,空间不够用,连桌椅板凳都不大够用。

    “哎!”

    掌柜的烦恼的不得了,牙花子都露出大半。

    入了夏,白日里天气热,大家伙贪凉,反而更爱晚上出门,不过这对杨玉英的生意到是半点没影响。

    反正她现在是下雨天不开门,风太大不开门,心情不好不开张,心情太好也不开张,一个月里有十几天能顺顺当当地开门营业,那就很不错。

    一开始还怨声载道,后来食客们也就渐渐习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柳娘子就是不开业,那都是无可奈何的事。

    朱统不知不觉也成了清凉居的常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说世子爷,我总觉得你的运气有点过分的好。”

    夏日夜里,扬镇街边的风都略有些燥气。

    高麒看着桌面上一道‘百果汇’,只觉口舌生津,都不必吃,便浑身透凉,燥热全消。

    这道‘百果汇’,纵然没有百种水果,却也有十几种,也不知是怎么做的,成品是半果泥状,配酸奶,虽说是糊糊,居然不难看,色香都绝佳。

    今日只有一盘,只凭柳娘子的心情赠送,满屋子五桌人,偏偏就让他们得了。

    高麒可不信是自己的功劳,实在是这些日子,他亲眼见到朱统到底得了多少优待。

    例如他每次来都能有最好,最舒服的桌椅,他的桌子上的菜总比别人分量足,他总是得到最多的加菜。

    就连吃个鸭腿饭,别人盘子里有两只鸭腿,他偏偏能有四只,这多出来的两只,虽然只是小小鸭腿,还是分外让人羡慕。

    朱统眉目舒缓,轻笑道“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他心下也有些隐秘的得意。

    可得意过了,却又觉古怪。

    例如桌上这几块儿姜糖,茶水里多出来的一勺糖,还有百果汇里自然而然出现的桃子。

    他小时候吃桃子手指偶尔会起红肿,她娘亲便不许他吃,偏偏他又很喜欢,祖母便把桃子做成果泥,同别的水果混合,偷偷端上他的餐桌。

    祖母做的桃子从来没让他出过任何问题,他隐约记得祖母好像跟他说,他的手指红,不是因为桃子的果肉和汁水,而是因为桃子外表的毛刺,只要不碰到桃子皮,自然无碍。

    可这话谁会信?祖母去后,他的眼前就再也没有桃子的踪影,连朋友都知道这个,每每一起吃饭遇见水果,总要提醒大厨几句。

    来清凉居后,自然也有人提醒过。

    可柳娘子偏偏就给他上了这么一份有桃子的百果汇。

    朱统只能认为是巧合。

    某些小细节除了去世的祖母,只在他心中存在,父母亲人都不知,柳小娘子当然也不知,不是巧合还能是什么,总不能是祖母复生!

    忽然起了微风。

    杨玉英坐在柜台前,眼前摊着账本,其实并没有看,她面前放着高级版本游戏地图,右手边是无名卷。

    高级版的游戏地图,属于柳苏,能显示二十四小时内地图里的各种活动。

    杨玉英一看到这东西,就觉得任何一个神棍把这玩意拿到手,绝对能功成名就。

    把地图合起,杨玉英拎过无名卷翻开。

    上面显示出来的正是现任平王的亲生母亲,前平王妃张氏的各类文稿。

    张氏没有才女的名声,但她这一辈子极爱写东西,尤其是晚年,每日都要写一点东西,有时候是首诗词,有时候只是随意几句话,但靠着这些东西,杨玉英就能揣测她的爱好,行为方式,短时间内把自己变成张氏。

    例如说张氏曾领过兵马,在军中时便有‘半仙’的称号。

    虽说是玩笑之语,可她上可观星辰,下可辨山河,哪日晴,哪日雨,何时风来,她都能提前预测。

    她自己也为了提升自家军队的士气,故意扮过几次神秘。

    大启朝中上下,对于张氏是真能掐会算的半仙,还是喜欢玩心理战术的战术高手,也始终处于模棱两可的猜测状态。

    既是半仙,死去后转世重生,留一点前世神念,似乎大有可能。

    现下那位平王妃张细妹,给皇太后磕头可能都不那么诚心,可是给她那位还是她姑母的婆婆磕头,那必然是真心诚意。

    “按说‘妄念’只是一点执念,应该能糊弄过去。”

    杨玉英想,若是糊弄不过去,那便再想别的法子,目前来说先试试这一种也无妨。

    天上星星低垂。

    高麒忽然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道“世子,你说,咱们这位柳娘子是不是中意你?”

    朱统“……小心柳娘子把你打出去。”

    百果汇的味道香甜可口,高麒连忙低头,舀起一勺,一口吃下去,顿时心里眼里只剩下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