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庶门风华 > 第六百零二章、帮一把
    颜彦是真的被李琮难住了。

    这两个选项她哪个都不想选,前者是不想把自己困住在宫里,谁知道三年的时间会发生什么,她毕竟是一个已经成亲的女人,首先要考虑的肯定是自己的小家是丈夫的感受;后者的两个问题她只知其一,即便如此,她也没法说出来。

    因而,思索再三她摇头说道“回皇上叔叔,能不能换个问题,我一个闺阁女子,哪里有机会去接触什么火药?而这东西又不像农事什么的,书上都有记载,这样吧,皇上叔叔,我给您出个主意,这种事情您去找长年做这一行的人多练练,他们肯定有经验的。”

    “不成,就这两个选项。”李琮摆明了没得商量。

    颜彦努了努嘴,腹诽了几句,见对方确实没有回转的余地,只得开口说道“好吧,不过您得给我时间,我需要找几个这方面的师傅讨教讨教。”

    一旁的云老爷子和云老太太见颜彦选了火炮,都瞪大了眼睛,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问道“孩子,你怎么懂这些东西?”

    “回舅公舅婆,我哪里懂这些,这不被皇上叔叔逼的,只能回去找几个明白人问问,然后再自己琢磨琢磨,我可不想去做什么宫令女官,成天被这些冗杂的事情拖累,我只想过自在清闲的日子。”颜彦说的是真心话。

    太后多少还是了解些颜彦的本事的,见颜彦接下这活,忙拉着她的手摩梭道“好孩子,谁不想过自在清闲的日子,只是你皇上叔叔现今遇到了难处,你好好帮帮他,等战事停歇了,自会有你的好处。”

    “回太后,这就不错了,有几个女人能像我这样,刚成亲没多久就搬出来单住,如今又彻底分家了,再也不必受陆家辖制,我心里明白着呢,要没有你们,哪有我的今天?所以呀,那些外道的话我们不说了,来,看看我今日给大家预备了什么好吃的。”颜彦把这个话题收住了。

    她可不敢一味撒娇弄性,虽说是亲戚,可更是君臣。

    “好好好,走了这半日,我还真有些饿了。”太后给了颜彦这个面子。

    见此,大河命人把马车赶了来,众人上了马车,约摸一刻多钟后,马车停在了一处半山腰,这是一片杏树林,只不过此时的杏叶开始泛黄了,地上也堆积了不少落叶,人踩在上面,偶尔还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间或也有一两只兔子从叶子中间冒出来,倏忽一下就不见了,倒是也有几只胆大的锦鸡,看到他们几个既不跑也不躲,仍旧悠哉悠哉地溜达着,时而往地里啄几下。

    站在山腰往远处眺望,随处可见劳作的人,摘果子的、割高粱、割谷子的、挖山薯的、摘棉花的、放牛羊的,就连远处那片波光粼粼的水域里也有一艘乌篷船在撒网打鱼。

    总之,好一派丰收的景象。

    “这地方真不错。”李琮赞许地点点头。

    “可不,很容易就令人生起归隐之心。”云老爷子附和了一句。

    “是啊,难怪彦儿说想过自在清闲的日子,说起来我似乎也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自在过了。”李琮感慨道。

    “别啊,皇上叔叔可千万不能这么想,您肩负着大周的命运,只能负重前行。”颜彦忙陪笑道。

    “负重前行?”李琮咀嚼了一遍这四个字,“彦儿说的没错,可不就是‘负重前行’,坐到这位置上后,我才明白这位置有多难。”李琮苦笑着摇摇头。

    “要不怎么说九五之尊呢,能坐上这位置的自然不是凡人。不过难有难的好处,难,说明皇上时刻保持敬畏之心,时刻把百姓和大周的安危放在心上,从而也说明皇上是一位明君,假以时日,皇上必能在青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颜彦由衷地捧了几句。

    不说别的,单就李琮能听进颜彦的建议,大力开垦荒地种植棉花和山薯这两样,颜彦觉得他不失一位好皇帝,至少他时刻把百姓的温饱放在心上。

    还有一点,若是大周真能把火炮研究出来并应用到战场上,燕云十六州的回归应该不会太久远了,凭这一点,李琮也足以青史留名了。

    果然,颜彦的话激起了李琮的几分斗志,他伸手拍了拍颜彦的头,“好,就听我们彦儿的,做一个明君,不畏艰难,不念过往,砥砺前行,争取做一个青史留名的好明君,所以,你还是进宫来做三年女官吧。”

    “啊?皇上叔叔,不带这么玩的?”颜彦的小脸又扭成一团了。

    “彦儿妹妹,父皇是真的看重你,宫令女官这个位置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坐的。”李稷在一旁笑道。

    “好了,这个话题以后再说吧。”太后把话收住了。

    她也不太赞成颜彦进宫做什么女官,宫里是有不少女官,可这些女官都是未婚的,大多出自普通的官宦人家,十五岁进宫,从最低等的女史做起,还有一小部分是从公主郡主的陪读中选出来的,因而,若有少数人因为才华或品貌被皇上相中的,皇上可以直接收了她封她一个妃嫔。

    可颜彦是一个成过亲的女子,且还是一位母亲,真让她在宫里常年待着,只怕没事也会被有心人利用传出什么事情来,这个后果决计不是她想看到的。

    好在颜彦自己也不想进宫,因而太后必须帮她一把。

    颜彦收到太后的示意,忙领着大家上了台阶,进了一处院子,这个院子是颜彦准备接待游客的,因而里面的装修还算雅致,一进院子,先入眼的是各种各样的菊花,接着是上房廊下两边柱子上的一副楹联,“身比闲云,月影溪光堪证性;心同流水,桃声杏色共忘机。”

    “不错,应景。”云老爷子念了一遍这副楹联,夸道。

    “舅公,这里面还有呢。”颜彦引着客人进了屋子,堂屋的墙上挂了几幅字画,大都是山水系列的,上面也有题诗作赋的,大多是陆呦前几年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