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若是归途 > 第486章 狐狸精
    蓝溪低头看着自己手指上的红色甲油,再听唐曼殊的话,不由得发出了一阵笑声。

    她笑得极其讽刺,虽然没有化妆,但是笑容依然带了攻击性。

    唐曼殊看着蓝溪这样子,不由得咬了咬嘴唇。

    “蓝溪,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当年的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伯父伯母都不希望你和问之在一起,我也没有办法—”

    “所以你就帮着他们拆散我和沈问之,是吗?”蓝溪讽刺地接过她的话。

    她勾唇,看着对面装白莲花的女人,“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几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厚脸皮啊。”

    唐曼殊被蓝溪讽刺得脸色尤为难看,但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气度,又不能说什么。

    蓝溪说话难听,但是她不能跟蓝溪一样。

    “还有别的事儿吗?”蓝溪玩着手指,有些不耐烦“没事儿我走了。”

    “我去帮你排奶茶吧!”唐曼殊松开紧咬着的嘴唇,言笑晏晏地问她“还是要原位三分甜加红豆吗?”

    她们曾经是好朋友,唐曼殊自然记得蓝溪的口味。

    蓝溪看着唐曼殊这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心里突然很好奇她还能装多久。

    “好,那谢谢了。”蓝溪欣然接受唐曼殊的提议。

    有个给她跑腿,她没理由拒绝。

    “好,我现在就去排。”唐曼殊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去排队买奶茶。

    过了大概一刻钟,她终于端着两杯奶茶回来了。

    唐曼殊将蓝溪的那杯奶茶递给她,蓝溪将吸管扎进去,喝了一口,然后皱眉。

    “唔,真难喝!”她的语气里是满满的嫌弃。

    唐曼殊见状,关切地问“不好喝吗?要不我再去给你买一杯?”

    蓝溪太了解唐曼殊了,她这么问其实根本不是真的打算要去替她买,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体现自己的善解人意罢了。

    一般情况下,正常人听到这种话肯定会摆着手说“不用了”。

    但是蓝溪可不是一般人。她笑着松开手里的那杯奶茶,“那就麻烦你咯。”

    唐曼殊看着蓝溪脸上的笑容,咬了咬后槽牙,“这次喝什么?”

    “嗯……我想想,”蓝溪摸着下巴,“要不要抹茶奶绿吧,多冰多糖。”

    “好,我去买。”唐曼殊强忍着不耐烦站起来,继续去排队。

    看着唐曼殊的背影,蓝溪心情大好。

    又过了二十分钟,唐曼殊端着一杯抹茶奶绿递给了蓝溪。

    蓝溪打开盖子喝了一口,再次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还是很难喝啊……”

    “还要再换吗?”唐曼殊深吸一口气,询问她。

    “对啊,又要麻烦你了呢~”蓝溪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既然唐曼殊要展现自己的风度,那她就一次性让她展现个够。

    很快,唐曼殊第三次去排队。

    第三次排队回来后,蓝溪依然对茶饮不满意。

    这一次,唐曼殊终于忍不下去了。

    她看着蓝溪“蓝溪,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你才知道啊?”蓝溪忍俊不禁,“我以为我表现得够明显了。”

    “我最烦的就是你这种假惺惺的人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蓝溪站起来,走到唐曼殊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沈问之你喜欢就拿去,这江城有钱人多了去了,你以为我稀罕他?”

    “以后少在我面前找存在感,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这番话,蓝溪松开唐曼殊的下巴,然后端起那杯原位红豆奶茶走出了奶茶店。

    她走路的姿势特别潇洒,刻薄的话语和她今天的装扮完全不搭。

    唐曼殊坐在奶茶店里,看着蓝溪的背影,狠狠地咬牙。

    从奶茶店走出来,蓝溪回想了一下刚刚唐曼殊的表情,发出一声讽刺的笑。

    笑过之后,心头却多了几分失落。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吧,她想。

    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地址,蓝溪很快回到了蒋思思的公寓。

    蓝溪进门的时候,蒋思思正在家里看美剧。

    看到蓝溪以后,蒋思思马上合上电脑放到了一边儿。

    “怎么样怎么样,昨天晚上搞定了没?”

    蓝溪换了鞋在蒋思思身边儿坐下来,从包里掏出两本结婚证递给她。

    “卧槽!”蒋思思打开结婚证,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和领证日期,整个人都震惊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蓝溪竟然这么快就把陆彦廷给搞定了。

    之前她总听人说陆彦廷这个人心狠手辣,做事狠决,一般人是拿捏不了他的。

    “行啊你,姐妹被你震惊了。”蒋思思将结婚证合上递给蓝溪,“等着,我点啤酒小龙虾庆祝一把!”

    蒋思思是个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刚说完就拿起手机去点小龙虾了。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钟,小龙虾送过来怎么着也得五六点。

    蒋思思点完外卖之后,才注意到蓝溪今天的打扮。

    “哎我说,你怎么穿这么素雅?”

    “陆彦廷他助理给我买的衣服。”蓝溪耸耸肩膀,“直男审美,你懂的。”

    “哟哟哟哟……”蒋思思笑得内涵,“看来昨天晚上很激烈嘛!”

    “我洗个澡去。”蓝溪没接蒋思思的话,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拿换洗的衣服,留下蒋思思一脸淫荡地坐在沙发上。

    ……

    磨蹭了二十多分钟,蓝溪终于洗完澡出来了。

    洗澡的时候,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身上的痕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几场博弈。

    不得不说,陆彦廷这个男人,体力真的惊人。

    蓝溪穿了一件吊带裙走到客厅,那边蒋思思已经在开啤酒了。

    蓝溪刚刚走近,蒋思思就瞧见了蓝溪胳膊上和胸口处的淤青以及吻痕。

    “啧啧啧……”蒋思思用手指戳了戳蓝溪的胳膊,“干爽了吧?”

    “差点儿被他折腾死。”蓝溪耸耸肩膀。

    对于陆彦廷的体力,她是服气的。

    “以后你有人灌溉了,来,碰杯开心一下!”蒋思思拿起两罐啤酒,其中一罐递给了蓝溪。

    蓝溪接过来,和她碰了一下,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准备抽个时间带陆彦廷回蓝家。”

    “这个可以有。”蒋思思打了个响指,“到时候那个小贱人和老贱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经过蒋思思这么一提醒,蓝溪也试着想了一下,嗯……光是想想都觉得爽。

    这些年,对于王莹和蓝芷新,蓝溪一直都处于无视的状态。

    当初不愿意跟她们斗,不是因为斗不过,而是觉得没必要。

    如今她们越来越过分,她自然也不会这样任人欺负。

    “要我说啊,你早该这样了。”蒋思思坐下来,“那对贱人还以为你好欺负呢!”

    可不是么,都开始盘算着卖姥爷留下来的房子了,真是当她好欺负。

    第二天是周一,蓝溪刚踏进办公室,就被同事告知陆总请她去办公室一趟。

    之前蓝溪衣衫不整地从陆彦廷办公室出来,已经被传开了。

    人们都觉得她跟陆彦廷有一腿,所以同事跟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也格外地暧昧。

    “哦,知道了。”蓝溪很冷漠地答应了一句,然后从包里掏出粉饼来补了个妆,这才走出办公室。

    蓝溪刚一出去,办公室的人就开始议论这件事儿。

    “蓝溪该不会真勾搭上陆总了吧?”

    “如果是真的,那我对陆总真是太失望了,他竟然喜欢蓝溪这种胸大无脑的……”

    “我看不一定,陆总说不定就是玩玩而已,反正倒贴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你们都很闲?”

    lda刚刚踏进办公室,就听到了她们讨论八卦,当场就变了脸。

    听到lda的声音之后,办公室的人立马就消停了,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个各自的工作。

    lda的脸色却一直很难看。关于蓝溪和陆彦廷的那些传闻,她之前就听说了。

    蓝溪来的第一天她就警告过蓝溪,不要对陆彦廷存在什么非分之想,当时蓝溪答应得干脆,没想到还是没能做到!

    ……

    几分钟后,蓝溪来到陆彦廷办公室门口。

    这回,她还没来得及敲门,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蓝溪也没客气,直接踏了进去。

    陆彦廷上下打量着她,她今天又恢复了之前的穿衣风格,依然是很贴身的衣服,将她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

    这回倒是没露胸了,想必是因为他前天晚上在她身上留了太多痕迹。

    “陆总找我有事?”蓝溪抬起头看向他。

    “还疼吗?”陆彦廷目光扫了一眼她的腿根。

    蓝溪当然明白他问得是哪里。

    “不疼了,陆总现在想再来一场办公室y也没问题。”说到这里,蓝溪拂了一把头发,露出了脖子。

    陆彦廷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迅速收回视线。随后,转身走向了办公桌。

    蓝溪看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

    陆彦廷突然这么禁欲,她还挺不习惯的。

    “过来。”蓝溪正这么想着,陆彦廷已经开口跟她说话了。

    蓝溪听陆彦廷喊她,就直接走过去了,和陆彦廷面对面站在办公桌前。

    “拿着。”陆彦廷将手里的两张卡递给蓝溪。

    蓝溪大大方方地接过来,认真看了一下。

    哦,一张是门禁卡,一张是银行卡。

    “这算聘礼吗?”蓝溪抬眼,笑盈盈地问他。

    “观庭别墅,回头潘杨带你去认个门。”

    陆彦廷没有理会她的问题,自顾自地说着“然后尽快搬过去。”

    搬过去?蓝溪有些吃惊。

    蓝溪的表情都落在了陆彦廷眼底,陆彦廷略微皱眉“怎么,不愿意?”

    “当然不是,我这明显是受宠若惊呀。”蓝溪晃了晃门卡,“没想到陆总还想着和我同居呢。”

    “信用卡是我的副卡,你可以随便刷,我会替你还上。”陆彦廷还是没接蓝溪的话。

    这种说辞……

    蓝溪听完之后再次露出笑容“听起来陆总不像是娶老婆,更像是养情人呢。”

    “有区别吗?”陆彦廷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当然,蓝溪也无心和他争论情人和妻子之间的区别。

    既然他认为没有区别,那就没有区别吧。

    “当然没有,陆总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陆总的。”蓝溪的语气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陆彦廷听完之后,冷嘲一声“阴阳怪气。”

    “唔,陆总,我也有个事儿要跟你商量呢。”

    既然都进来他的办公室了,有些话索性就一次性说了得了。

    蓝溪将两张卡捏在手里,身体朝着陆彦廷靠了靠,一只手在他胸口画圈圈。

    “色诱?”陆彦廷凝眸看着她,一只手摁上她的臀部。

    “唔,既然我们都结婚了,那陆总也应该跟我回家一趟,见见我的家人吧?”

    蓝溪撒娇地说“不然他们会觉得你对我不认真的呀。”

    “你觉得我该对你认真?”陆彦廷反问她。

    “不管怎么样,都已经结婚了,你就跟我回去一趟嘛。”蓝溪不在意他的问题,一个劲儿地和他撒娇。

    陆彦廷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到蓝溪的目的。

    之前他就看到过蓝溪嚣张地在蓝仲正和蓝芷新面前说一定会嫁给他,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当然要带着他回去告知他们。

    蓝溪心里那点儿小九九,陆彦廷都知道。

    实际上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就这样纵着蓝溪。

    难不成真的是被她这幅妖孽皮相给吸引了?

    这女人……真是让人上瘾。

    “知道了。”陆彦廷被她的手挠得心痒痒,“手拿开。”

    “你有感觉了啊?”蓝溪低头往下看了一眼,“哎呀,陆总你身体可真好。”

    陆彦廷“……”

    “陆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出去。”陆彦廷抬起手来指了指门。

    蓝溪点了点头,听话地退下。

    ……

    从陆彦廷的办公室出来以后,蓝溪就下楼了。

    刚刚走出电梯,就看到了lda。

    她似乎已经在这里等很久了。

    看到蓝溪之后,lda走上来对她说“你跟我来小会议室一趟。”

    lda脸色不太好,毕竟是上司喊话,蓝溪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在会议室坐下来之后,lda盯着蓝溪看了一会儿,然后问她“你和陆总什么关系?”

    “……”听到这个问题,蓝溪不由得捏紧了手里的门卡和信用卡。

    果然,lda应该是听到了办公室八婆们的那些闲话。

    “记不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什么?”见蓝溪不说话,lda更生气了,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记得。”蓝溪点了点头。

    “你把我跟你说的话重复一遍!”lda疾言厉色。

    “不要对陆总存不该存的心思,不然这份工作迟早做不下去。”蓝溪凭借着记忆将琳达之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既然记得,为什么要这么做?”lda更加不高兴。

    “lda,我跟陆总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具体怎么样你可以去问他。”蓝溪很巧妙地将责任推给了陆彦廷。

    因为她知道,光凭她的一张嘴,不管怎么解释,lda肯定是不会信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lda亲自去问陆彦廷。

    陆彦廷总不能让lda开了她吧?

    “蓝溪,你是聪明人,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你应该分得很清,我招你进来也不是为了让你勾搭陆总。”lda再一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蓝溪点了点头,然后对她说“我觉得你还是先跟陆总聊一聊吧。”

    “行,我会跟陆总聊,总之你这边也注意,办公室那些闲话,你应该也听到了吧?”lda说,“我不希望我手下的人每天都聊这种无聊的八卦,所以你,收敛一点。”

    “好,我知道了。”蓝溪点了点头。

    “回去工作吧。”lda对蓝溪使了个眼色。

    听到lda这句话以后,蓝溪就从会议室退出去了。

    她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所有人都将视线转向了她。

    有探究,有暧昧,也有鄙夷。蓝溪对这种向来都不在意,她直接无视,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来,然后将手里的两张卡塞回到包里。

    蓝溪走以后,lda在会议室里坐了一会儿,经过一番思考之后,她还是决定亲自去跟陆彦廷聊一聊。

    确实,蓝溪这个情况还是很特殊的。

    之前公司不是没遇到过试图勾搭陆彦廷的女助理。

    但是基本上有一次,陆彦廷就会给她下命令把那个人给开掉。

    这种情况之前出现过不下五次,到蓝溪这里,好像都不一样了。

    很快,lda来到了陆彦廷的办公室内。

    她很少这样直接来找陆彦廷。看到lda之后,陆彦廷问“有事?”

    “陆总,最近公司内部在疯狂传你和蓝溪的事儿,你应该也有听说吧?”lda将事情说了一遍。

    “嗯,然后呢?”陆彦廷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对于他的态度,lda有些震惊“陆总,这件事情涉及到部门的纪律,如果蓝溪真的有在你面前做过什么不当的行为,我会对她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不用。”陆彦廷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之后又接道“她是我的人。”

    lda“……”

    她完全没想到,陆彦廷这就承认了。

    而且,这语气里,怎么还带着一丢丢宠溺?

    难不成是她听错了?

    “陆总,我们公司规定的,上下级不能谈恋爱,您这样是不是太高调了一些?”lda提醒陆彦廷“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那你去处理一下。”陆彦廷不以为意,“工作时间讨论无关紧要的事情,该怎么处理,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lda再一次“……”

    “还有别的事儿吗?”陆彦廷拿起了钢笔。

    “没了,你忙吧。”lda知趣地退下。

    她真是没想到,陆彦廷竟然会喜欢蓝溪这种。

    漂亮是挺漂亮的,但是感觉不是他的口味呀!

    下午三点钟,江城当地某个知名媒体突然在论坛上曝出了惊天大料江城青年才俊、纵海的老板陆彦廷已经结婚了,结婚对象不祥!

    这条新闻的配图里,放了一张两个人在民政局的照片,女人的身体刚好被陆彦廷挡住,只露了脸,还被打上了马赛克,完全没人看得出来这是谁。

    这消息刚出来,办公室沸腾了。

    蓝溪不关注这些八卦的,若不是听到旁边的同事讨论,她根本不会注意到这条新闻。

    听到她们讨论之后,蓝溪点进去看了一下。

    果不其然,新闻里放着的就是他们领证那天的照片。

    那天确实有不少人看见了,但是蓝溪完全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曝光。

    看完这条新闻之后,蓝溪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她觉得她需要去洗手间冷静一下。

    蓝溪刚一出去,办公室的人又开始讨论了。

    “哎,看见没?她估计气死了!”

    “她气什么?就算她真的勾搭上陆总,顶多也就陪陆总睡几次而已,陆总这种身份地位,怎么可能娶她?”

    ……

    陆彦廷是江城的风云人物,这条新闻一出来,立马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作为好兄弟,程颐和周瑾宴看到这条新闻之后也震惊得不行。

    晚上,程颐和周瑾宴将陆彦廷喊出来一块儿喝酒,借此机会向他问了这个问题。

    “老陆,结婚那新闻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哪家媒体瞎写?”程颐给陆彦廷递了一杯酒。

    “是真的。”陆彦廷接过酒杯,轻轻地晃了一下。

    “你和谁结婚了?”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周瑾宴和程颐异口同声地提问。

    “改天带出来给你们看看。”想到蓝溪,陆彦廷勾了勾唇角。

    程颐和周瑾宴对视了一眼,最后是周瑾宴出声提问“老陆,你跟静雯……真的就完了?”

    这一点,周瑾宴和程颐都没办法接受。

    顾静雯跟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当初他们都觉得他俩会结婚。

    这会儿闹成这个样子,确实挺遗憾的。

    听他们提到顾静雯,陆彦廷没有说话。

    “老陆,你说,你是不是在跟静雯赌气?”程颐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你觉得我跟你一样幼稚?”陆彦廷低笑了一声,反问。

    “嗤,你少笑话我了,当初静雯刚走的时候你也没少幼稚,你忘了你……”

    “咳咳咳!”听到程颐这么说,周瑾宴赶紧咳嗽打断他,一个劲儿给他使眼色。

    程颐会意之后,立马闭上了嘴。

    程颐闭嘴后,周瑾宴接着开口“老陆,为了赌气搭上自己的婚姻就不值得了。当初有什么误会总能解释清楚,静雯她其实—”

    “我的事情,我有分寸。”陆彦廷打断周瑾宴,显然是不想再听他说了。

    周瑾宴只能闭嘴。

    不过,陆彦廷越这样,周瑾宴和程颐就越好奇,他究竟是娶了谁。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那天蓝溪虽然从陆彦廷手里拿了房卡,但是工作日忙着上班,压根儿没时间搬家,这事儿就搁浅了。

    周五晚上,临下班前,蓝溪又被陆彦廷一通电话叫去了办公室。

    现在,只要蓝溪一上楼,办公室里闲言碎语就停不下来。

    尤其是周五这天lda去外面开会了,这群八婆就更放肆了。

    不过蓝溪对这些闲言碎语也并不在意,这些人也就这点儿本事了,她何必计较?

    蓝溪停在陆彦廷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也没等里面回应,她就直接进去了。

    推门而入的时候,陆彦廷正在低头看书。

    看到陆彦廷看书,蓝溪还挺惊讶的。

    见蓝溪进来,陆彦廷将手里的书合上。

    蓝溪低头,看到了书名——《影子的颂歌》。

    博尔赫斯的诗集?

    看不出来,他还有这种文艺情怀。

    蓝溪大学的时候修了双学位,第二学历就是西班牙语。

    “还不搬家,是在等我请你?”蓝溪正盯着那本诗集的封面看,陆彦廷已经率先发话了。

    听到他的声音,蓝溪回过神来,她笑“对呀,你多邀请几次,这样显得我矜持。”

    陆彦廷将诗集放回抽屉,起身走到她面前,声音里带着冷嘲。

    “那天晚上坐我身上求我上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矜持?”

    蓝溪“……”

    过了会儿,陆彦廷又问“什么时候去你家?”

    “明天晚上吧,陆总有时间吗?”蓝溪一副很懂事的样子。

    “嗯,那明天晚上直接搬去观庭。”陆彦廷给她下了最后通牒。

    蓝溪知道自己没什么拒绝的余地,毕竟房卡都收了。

    就像陆彦廷刚才说的那样,这种时候玩矜持,晚了。

    “那……还有事吗?”蓝溪朝陆彦廷眨眼,“陆总要是没吩咐,我就下楼去写周总结了,唔……”

    话音未落,男人突然捏住下巴吻了上来。

    他粗喘着,近乎疯狂地蹂躏着她的唇瓣。

    毫无征兆。

    蓝溪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他强吻了,他吻起人来很粗鲁,很野,跟他绅士的外表完全不符。

    蓝溪也不矜持,抬起手来勾住他,一条腿抬起来往他身上蹭。

    刚动了几下,男人突然一把将她推开。

    “出去。”他冷冷地抛出两个字。

    蓝溪“……”

    变脸要不要这么快?

    别人都是提上裤子不认人,他裤子还没脱就不认人了?

    当然,这种话她也顶多在心里想想,没必要说出来给自己惹麻烦。

    和陆彦廷道别一声,蓝溪就下楼回到办公室继续写周结了。

    第二天下午,为了回蓝家耀武扬威,蓝溪精心打扮了一番。

    当然,她并没有打扮得很隆重,只是在日常的装扮里带了些心机。

    昨天跟陆彦廷说好了五点钟楼下见面,打扮好之后,蓝溪换了双高跟鞋,然后拎着包出门了。

    蓝溪本来以为自己出来得够早了,结果一走出楼宇门,还是看到了陆彦廷的车,这个人竟然比她还早?

    蓝溪跟上次一样,走到后座前,打开车门。

    “去副驾。”打开车门之后,蓝溪才发现,今儿个竟然是陆总亲自开车的。

    她“哦”了一声,依言绕去副驾驶座,打开车门做上去,系好安全带。

    一气呵成。

    “陆总认路,不需要我指路了吧。”上车之后,蓝溪笑盈盈地看向身边的男人。

    “行李没带?”陆彦廷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得,他这么一提醒,蓝溪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答应过他,今天晚上就搬去观庭的。

    “唔,行李什么的明天再说,今天晚上我人先过去,你看怎么样?”她语调俏皮。

    对于她的提议,陆彦廷没发表任何意见。

    蓝溪也不知道他具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这男人的心思太深沉了,她猜不透。

    陆彦廷很快发动了车子,蓝溪路上无聊,也不知道该跟他聊什么,只能扭头去看风景。

    半路的时候,蓝溪收到了蒋思思发来的语音消息。

    她点了听筒播放,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就在这个时候,陆彦廷猛地踩下刹车。

    蓝溪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闪停吓了一跳,耳边的手机也跟着放了下来—接着,蒋思思火急火燎的声音就这么外放了出来。

    “宝贝儿今天晚上爽完了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感受,我要和你分享喜悦!”

    其实蒋思思说的“爽”,指的是她带陆彦廷回家这件事儿。

    但是这句话单独拎出来听的话,确实有些暧昧了。

    蓝溪偷偷看了一眼陆彦廷,这一下正好跟他对上。

    “今天晚上你想怎么爽?”陆彦廷勾唇,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后入?”

    “可以啊,这样比较深。”蓝溪顺利地接过他的话,甚至和他讨论起了深度。

    比起让他知道她和蒋思思原本讨论的事儿,还不如让他觉得这是在开黄腔。

    “试过?”陆彦廷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蓝溪但笑不语,这种问题,还是沉默为好。

    ……

    这次回蓝家,蓝溪并没有提前说,算得上是来个突袭了。

    蓝溪和陆彦廷一块儿下了车,下车后,主动挽住他的胳膊,朝着防盗门的方向走去。

    停下来之后,蓝溪动手输入密码,准备开门。

    尴尬的是,她连着输入两次,都提示密码错误。

    她咬了咬牙,在心里骂了一句。

    再抬头看陆彦廷,他眼底带着几分促狭。

    ——真他妈丢人丢大发了。

    蓝溪正要抬手敲门,门从里边打开了。

    开门的人是王莹,看到蓝溪挽着陆彦廷站在门口时,她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

    不过还好,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王莹脸色前后的变化,蓝溪都看在眼底,她嘲讽地勾唇,这母女俩的演技,真是如出一辙呢。

    “蓝溪你回来了呀!赶紧进来吧,今天晚上就在家里吃饭吧。”王莹热情地招呼着蓝溪。

    对于她的热情,蓝溪并没有做任何回应,她冷哼了一声,挽着陆彦廷走进了家门。

    王莹之前跟陆彦廷见过,上次蓝芷新过生日的时候,陆彦廷也在。

    当天陆彦廷和蓝芷新在一起聊了挺久的,王莹和蓝仲正都觉得,陆彦廷和蓝芷新是有戏的。

    当妈的,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个有权有势的男人。

    如果蓝芷新能嫁给陆彦廷,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彦廷,你也来了?”刚下楼,就瞧见了陆彦廷,热情地朝陆彦廷打招呼。

    蓝芷新站在不远处,看着站在陆彦廷身边的蓝溪,脸色格外难看。

    蓝溪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嗯人来齐了。

    她动了动胳膊,将陆彦廷挽得更紧了一些。

    “介绍一下,我丈夫,陆彦廷。”

    “什么?!”听到蓝溪这么说,蓝仲正立马教训她“别胡说八道,赶紧跟彦廷道歉!”

    “爸。”这一次,是陆彦廷开的口。

    听到他喊蓝仲正“爸”,蓝溪也愣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了自然。

    陆彦廷对蓝仲正说“我上周末跟蓝溪领证了,没来得及上门拜访。”

    陆彦廷这话一出来,除了蓝溪之外的所有人都惊了。

    不远处,蓝芷新已经红了要眼眶,那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蓝溪瞥过去,看到蓝芷新的表情之后,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彦廷,这是怎么回事?”蓝仲正看了一眼在旁边偷偷抹眼泪的蓝芷新,表情有些尴尬。

    “我记得你之前说,对蓝溪没有什么感觉的……”

    “你之前还说我妈去世也不会再娶续弦呢。”蓝溪轻笑一声,“男人的话,听听就算了。”

    蓝溪一句话,成功地让蓝仲正闭了嘴。

    气氛有些沉闷。

    王莹赶紧站出来打圆场,装好人。

    “没关系的!蓝溪结婚了我们都开心,先去吃饭吧!”王莹表现得很是热情。

    “是的呢。”蓝溪轻轻拍了一下陆彦廷的胳膊,笑着说“你瞧,她都喜极而泣了。”

    ……

    一行人来到餐厅坐下来。

    蓝溪自然而然地和陆彦廷坐到了一起。

    蓝仲正、王莹和蓝芷新坐在对面。蓝芷新的眼眶红红的,整个人看着都特别地委屈。

    蓝溪瞧着她这个样子,内心暗爽。

    蓝溪的那些小心思,哪里逃得过陆彦廷的眼睛。

    早在跟她回来之前,陆彦廷就猜到了她的目的。

    他想着,只要她别太过分,就尽力配合,谁让他娶了她呢。

    吃饭的时候,蓝溪一直在跟陆彦廷撒娇,故意在他们一家三口面前秀恩爱。

    “彦廷,我想吃鱼,你帮我挑刺吧?”蓝溪放下筷子,语调娇嗔。

    陆彦廷当下没给蓝溪回应。蓝溪看着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心跳突然加速。

    如果陆彦廷这种时候拒绝了她,她岂不是要丢死人了?

    想到这里,蓝溪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哀求。

    她想,陆彦廷那么聪明,一定能懂她的意思。

    过了大概十几秒钟,陆彦廷夹了一块鱼,开始挑刺。

    蓝芷新坐在对面,看着陆彦廷对蓝溪有求必应,左手在身下攥成了一个拳头。

    “我有点不舒服,先去休息了。”蓝芷新实在看不下去了,随便找了一个理由离开了餐厅。

    王莹想喊住蓝芷新,被蓝仲正拦住了。

    “不用了,孩子不舒服就让她去休息吧,彦廷你应该不会介意吧?”蓝仲正再次看向陆彦廷。

    “不介意。”陆彦廷摇了摇头,挑鱼刺的动作还是没停下来。

    蓝仲正是过来人,通过陆彦廷对蓝溪的纵容,他已经可以看出陆彦廷对蓝溪的兴趣。

    想来,蓝溪之前嚣张地在他面前说要嫁给陆彦廷,也是有原因的。

    这一顿饭,只有蓝溪一个人吃得很高兴。

    放下筷子之后,她起身,笑着说“我去看看妹妹哪里不舒服。”

    她刻意咬住了“妹妹”两个字。

    说完,蓝溪走出了餐厅,上楼来到了蓝芷新的卧室。

    ……

    蓝溪走后,蓝仲正看向陆彦廷,对他说“蓝溪那孩子不懂事儿,彦廷你别跟他一般计较,她……心理上有些问题。”

    后半句话,蓝仲正说得格外艰涩,表情也严肃了不少。

    陆彦廷“嗯?什么心理问题?”

    蓝仲正说“她大三的时候,她母亲和姥爷相继去世,之前这两个人都格外溺爱她,去世之后,她心理落差太大,所以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

    说起来这件事情,蓝仲正又叹了一口气“本来给她找了专门的心理医生的,但是她去看了几次心理医生,差点儿把心理医生的命给弄没了……”

    听着蓝仲正的话,陆彦廷不由得拧眉,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蓝溪有心理疾病?

    这一点,他之前还真没看出来。

    她看起来,可不像是那种脆弱会被打倒的人。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对她的理解不够透彻。

    “诊断过了吗?”陆彦廷询问蓝仲正。

    “已经确诊过了,是癔症。”蓝仲正语重心长地说“彦廷啊,虽然蓝溪是我的女儿,但是我真的不建议你娶她!”

    陆彦廷目光深沉,并没有回应蓝仲正的话。

    蓝溪并没有敲门,推开门就走了进去,进去之后连门都没关。

    只见蓝芷新坐在床上,手里抱着一只玩偶,脸上还挂着泪痕。

    看到蓝溪进来之后,蓝芷新立马放下手里的玩偶,慌乱地抬起手来擦着脸上的泪珠。

    “啧,哭得这么伤心啊。”蓝溪嘲笑似的问她“觉得我抢了你的意中人?”

    “……”蓝芷新咬着嘴唇,噙着眼泪看着她。

    楚楚可怜的样子,大概不知情的人看了都会同情她。

    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蓝溪。

    蓝溪走到床边,将蓝芷新从床上拽了起来。

    蓝芷新柔柔弱弱的,被蓝溪这么一弄,差点儿站不住。

    “你的好爸爸不在,少他妈给我装柔弱。”

    蓝溪最讨厌的就是蓝芷新装白莲花的样子。

    之前几次蓝仲正动手打她,就是因为蓝芷新装可怜。

    蓝芷新动了动嘴唇,刚想说话,正好抬眸看到了站在门口陆彦廷。

    看到陆彦廷之后,蓝芷新收回视线,咬了咬嘴唇。

    “姐,你明明已经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要嫁给学长?”

    “我为什么嫁给他你还不知道?”蓝溪捏住她的下巴,目光狠决,“只要是你的东西,我他妈都会抢走!”

    “可是你明明不爱他,你们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蓝芷新突然提高了声音。

    陆彦廷就站在卧室门口,刚刚她们姊妹两个人说的话,他都听得见。

    “那又如何?关你屁事?”蓝溪说出来的话很偏激。

    她抓住蓝芷新的衣领,冷笑“抓紧最后的时间享受你富家小姐的生活,这些很快就不属于你了。”

    “你有没有想过沈大哥?他那么爱你,如果他知道你嫁给别人,他会伤心死的!”

    ——沈问之。

    这个名字,是蓝溪的逆鳞,尤其是蓝芷新提起来……蓝溪不由得就想起了当年的事。

    蓝溪手上用力,一把甩开蓝芷新,将她推倒在地上。

    “以后少在我面前提他!”

    陆彦廷站在门外看到现在,没办法再冷眼旁观了。

    刚刚蓝仲正跟他说蓝溪有心理疾病,他本身是不信的。

    但是看了蓝溪和蓝芷新单独相处时的状态,他信了。

    陆彦廷快步走进卧室,上前捏住了蓝溪的胳膊。

    “走吧,先回去。”

    “哦,走吧。”看到陆彦廷之后,蓝溪立即恢复了冷静。

    前后态度转变之快,看得陆彦廷都有些咋舌。

    蓝溪挽住陆彦廷的胳膊,姿态亲昵地和他一块儿离开了蓝家。

    很显然,蓝家被她搅得乌烟瘴气,可是蓝溪开心得很。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回程路,蓝溪依然坐在了副驾驶上,想到蓝芷新和王莹还有蓝仲正刚刚的表情,她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内心满满都是报复的快感。

    陆彦廷自然看到了她的笑容,他目光幽深,变幻莫测。

    “你跟家人,平时就是这么相处的?”陆彦廷冷声质问她。

    “他们不是我的家人。”

    这是蓝溪第一次用如此冷硬的语气和陆彦廷说话。

    “我的家人早就死光了,他们都是我的仇人。”

    “所以你就动手推人?”陆彦廷拧眉,似乎对她的说辞很是不满。

    一听他这么说,蓝溪就知道他是在为蓝芷新鸣不平了。

    “动手推人怎么了?谁让她嘴贱。”蓝溪丝毫不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

    陆彦廷斜睨了她一眼,淡声道“年纪轻轻,不要把自己弄得像个泼妇。”

    蓝溪冷笑了一声呵,这就觉得她是泼妇了。

    大概陆彦廷也觉得她欺负了冰清玉洁的蓝芷新吧。

    这种事儿,她已经懒得解释了,索性就闭上眼睛假寐。

    ……

    四十分钟后,车停在了观澜别墅区。

    停车之后,蓝溪睁开了眼睛。她看都没看陆彦廷一眼,直接下了车。

    观澜别墅是前两年江城新建的别墅群,开发商就是纵海旗下的一个房产公司。

    这边环境很好,寸土寸金,一般人根本买不起。

    蓝溪跟在陆彦廷的身后走进了别墅,里面的装修色调整体偏灰,也就是人们口中的“性冷淡风”。

    想起来陆彦廷在床上的样子,蓝溪讽刺地一笑。

    这风格,跟他还真是不搭。

    蓝溪脱了脚上的高跟鞋,只穿着丝袜的脚掌就这么踩到了地上。

    陆彦廷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脚,走上前去,准备动手拉她。

    蓝溪躲开了。

    “生气了?”陆彦廷绷着脸问她。

    “哪儿敢。”蓝溪勾唇,“浴室在哪,我去洗澡,洗完了再干。”

    蓝溪转身就要走,陆彦廷直接捏住她的手腕,将她的身体转过来。

    “先声明,我不喜欢泼妇,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像今天一样发疯。”

    “发疯”两个字,刺激到了蓝溪。

    她一把甩开陆彦廷,“我就是要发疯,你管我?”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她在他面前大部分的时候都很谄媚,言笑晏晏的,恨不得每句话都跟他笑一次。

    可自从从蓝家出来,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是你男人,我不管你谁管你?”

    “……”

    蓝溪这会儿还有些理智,她强压下来,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陆总,对不起。”她主动和陆彦廷道歉“刚才是我太激动了,你别生我的气。”

    说完,她踮起脚来,一只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

    动作里带着满满的讨好。

    陆彦廷目光晦暗不明地盯着她,不等她松手,直接托起她的臀部,带着她进了一楼的衣帽间。

    衣帽间里有很大的墙面镜,刚一进去,蓝溪就清楚地看到了镜子里的场景。

    陆彦廷在镜子前停下来,将她翻了个身。

    蓝溪从镜子里看到了他眼底升腾起的欲念,不用猜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又不是没上过,换个姿势而已,没什么可矫情的。

    蓝溪正这么想着,陆彦廷已经动手撕开了她身上的丝袜。

    他的手指贴着她大腿根部的肌肤一路向上抚摸着,所到之处,都是火焰。

    蓝溪身上的衣服很快就不见了,她双手撑在头顶,趴在镜子前,闭上眼睛承受着他的撞击。

    很快,身上就蒙了一层粉色,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身后的男人不断贴近她,牙齿撕咬着她的耳朵,“还闹不闹?嗯?”

    蓝溪被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灭顶一般的快感,逼得她都快飙泪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画面,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

    …………

    做完以后,蓝溪双腿发软,直接跪倒在了镜子前。

    陆彦廷抽了几张纸擦了一下身体,然后走上前将她扶起来。

    蓝溪有些站不稳,起来的时候双腿还在打颤,差点儿又倒下去。

    陆彦廷拦腰扶住了她,声音里染了几分笑“这就不行了?还以为你有多能耐。”

    “那自然是没有陆总能耐。”蓝溪微笑,“陆总体力惊人,谁知道是拿多少女人历练出来的?”

    “怎么,吃醋了?”陆彦廷一根指头勾住她的下巴。

    蓝溪被陆彦廷抱出了衣帽间。

    他没抱着她直接上楼,而是带着她去沙发上拿了包,之后再抱着她上楼。

    上楼的路上,蓝溪包里的手机响了。

    蓝溪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目光一凛。

    她当下就摁了挂断,并且果断地将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这一系列动作,都落在了陆彦廷的眼底。

    此时,陆彦廷已经抱着她走进了卧室。

    将蓝溪放到床上,陆彦廷眯眼问她“谁的电话?”

    蓝溪的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很快回答“骚扰电话。”

    “呵。”他从喉咙间溢出一声笑。

    笑过后,直接倾身压到她身上。

    “骚扰电话值得你这么紧张?嗯?”

    “……”蓝溪咬紧牙关不说话。

    “既然费劲心机嫁给我,就应该有为人妻的觉悟。”陆彦廷警告她“不要让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懂?”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